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慕西法师

慕西法师


  河南又称中原,中原系泛指山西南部,安徽西部,与河南省全部而言。此一地区,在唐代以前以洛阳为中心,唐以後以开封为中心。史称「汉明感梦」,大法东来,佛教传入中国最早的据点就是洛阳。何以故呢?因为洛阳当时是东汉国都所在,是政治文教中心,所以佛教最早传至洛阳,亦以洛阳为向外传播的中心。当西域沙门竺法兰、迦叶摩腾二人以白马驮经来到洛阳,朝廷安置于接待四方宾客的鸿胪寺。後来即以鸿舻寺改建白马寺,此为中国有佛寺之始,两千年来的中国佛教文化亦自此肇基。   早期佛教经典,泰半在洛阳译出;北魏迁都洛阳,国境内僧侣至二百万,佛寺达三万所,由此可见佛法之昌隆。唯自唐末五宋代以後,宋代迁都开封,洛阳失去国都地位。并且元、明、清诸朝,佛教日益衰微,大法凌夷,不绝如缕。不意民国初年,没收庙产兴办学校之声浪甚嚣尘上。到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冯玉祥的西北军进驻河南,冯氏主河南省政,使中原佛教复遭受一次严重的摧残。   冯玉祥号称基督将军,自然岐视佛教,同时为了觊觎庙产,初以向开封大相国寺摊派钜款未遂,继以其幕僚薛笃弼,及地方上学阀劣绅,煽风点火,条陈建议没收庙产,兴办学校。冯氏一声令下,在其势力所及的范围内,僧侣被驱逐离寺,寺产被没收办学。後来学校未办成,而中原佛教却饱受摧残。如千载名刹的大相国寺,当时被改为游乐市场,即是一例。   就在冯氏摧残河南佛教的时候,有一位慕西和尚,不屈不挠,与冯氏相抗争;冯氏离豫後,他为重兴河南佛教,上书中央,奔走呼号,到处乞援,使佛教有了复苏之机。於此,特搜集资料,介绍慕西老和尚的事迹如下。   慕西老和尚,法名性彻,号慕西,河南省信阳县人,其出生年代不祥,由其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就读於上海华严大学这一点推断,他大约生于清季光绪中叶,约当一八九○年前後。慕西幼年于信阳贤首山寺出家,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月霞法师在上海哈同花园创办华严大学,慕西负笈上海,入学就读。未几华严大学迁至杭州海潮寺,慕西随校至杭州就读,於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毕业。   慕西在校期间,与智光、霭亭、常惺、持松、了尘、戒尘、慈舟、妙阔等都是同班同学。民国九年(一九二○年),慕西在汉口与戒尘、了尘二师,秉承月霞老法师遗教,於九莲寺创办「华严大学」,专弘贤首宗义。招生二十馀人,施教三年,於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毕业。唯以学生中无杰出人才,对日後影响不大。   慕西法师回到信阳首阳山寺,创办了一所「佛教养成学校」,招收河南各地寺院青年僧侣,施以三年佛学教育,河南之有僧校,当以此校为始。未几,冯玉祥的西北军进入河南,冯氏主持河南省政,驻军开封。他以军费不敷,摊派捐税,虽属佛寺,亦不能免。开封大相国寺住持叙惠和尚,以为「和尚吃八方」,而冯氏要吃十六方,连和尚也要吃,拒不认捐。冯氏属下大将鹿锺麟,与叙惠和尚有旧,他走访叙惠,劝他拿出五仟现大洋劳军,以求平安,否则恐有危险。叙惠不肯屈服,冯氏恼羞成怒,派兵包围大相国寺,驱逐寺中僧侣,押解出城,没收全部寺产,将千年古刹改为中山市场,成为市民游乐场所。寺中佛像,除一尊一丈馀高的四面千手千眼观音像以具有艺术价值,予以保留外,其馀佛像全部捣毁──四面千手观音,未毁於十年浩劫,迄今仍供奉於开封大相国寺内。   冯氏没收大相国寺之初,只为一时 忿,尚没有没收全部寺院的计画。他的幕僚薛笃弼,及地方土豪劣绅之流,向他条陈献策,没收全省庙产,兴办学校。而献策者则可趁火打劫,从中牟利。於是冯氏一纸命令,在他的势力范围所及之处,寺庙全部遭殃。信阳贤首山寺原来也在没收之列,唯以慕西和尚在信阳声望极高,深为地方人士所信服,缟绅名流主动出面,代为陈情力争,请求保存,最後乃得保留寺院一半,以为常住僧人栖身之所。慕西和尚并不以贤首山寺幸存为满足,他奔走於京沪之间,到处呼吁乞援,直到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始获结果。   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中国佛教会在上海获准成立,慕西在河南奔走联络,呼吁成立「河南省佛教会」。河南早在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即有「河南省佛学社」的组织,创社人是武昌佛学院毕业的净严法师,推请河南革命先进刘积学(时任河南省政务厅长)为社长。冯氏没收庙产时,因为佛学社是人民团体,不在寺庙之列,得以保存。慕西和尚呼吁成立省佛教会,得到佛教护法居士袁西航、赵筱山、卢乾斋、戴湄川等的支持,乃在开封的河南省佛学社召开全省代表大会,与会代表七十馀人,选出释慕西、释净严、释能信、释育普、释润生、释轶凡,及袁西航、戴湄川、孙声初、赵筱山等居士为执行委员。并推出慕西、净严、能信、袁西航、赵筱山五人为常务委员。河南省佛教会於焉成立,这是河南佛教复兴的基础。   省佛教会成立,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请求省政当局发还寺庙寺产,使已星散而欲回寺庙的僧侣,得以有栖身之所。经呈文省政当局,多方交涉,省方象征性的发还了一部分。开封有一座「十方院」,时已改为救济院,由某大绅士经管。省令开封县发还,某大绅士面谒省府秘书长,大言曰∶「没收庙产,是冯总司令(冯玉祥时仍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唯一的政策,今日发还十方院,即是违反冯总司令的意思,也就是反革命。」由此可见阻力之大,交涉之难。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有一件使河南佛教人士大为兴奋之事,那就是太虚大师访问河南佛教。是年九月,太虚大师应陕西朱子桥、康寄遥等居士的邀请,到西安弘化。九月下旬,赴陕西途中,经过郑州,开封的佛教界人士来电欢迎,并推出净严法师,及袁西航、马一乘、余乃仁等居士到郑州迎请,大师乃为之折往开封一行。《太虚大师年谱》记载此事曰∶   十月三十日,大师受郑州各界之欢迎,讲〈从地理上交通的中心说到国家社会的中心〉於商会,净严与化城记录。赵际五(处长)与黄县长,招待甚殷。   十一月二日,大师以张伯英等电请,及净严、袁西航、马一乘、黄寿桩、余乃仁等来郑州欢迎,故折往开封一行,..於河南佛学社开示〈显示真实相所开的三方便门〉,净严与袁西航记。   三日,应刘主席之欢宴。上午,应省立水利工程学校及河南大学农学院约,就水专大礼堂,讲〈对於学生救国之商榷〉,慧轮记。   四日,讲〈佛法之四现实观〉於河南大学,乐天愚记。下午,各界假人民会场开欢迎大会,刘主席夫妇、李局长等均来与会,听众逾万。大师讲〈中国之危机及其救济〉,净严、化城、心海合记。翌日,离开封西行。   七日,大师抵洛阳,马青苑师长欢宴於西工。   翌日游龙门、白马寺诸胜。   年谱所记,有几点要加以注解。净严是武昌佛学院第一期毕业生,为太虚大师及门弟子,任开封铁塔寺住持,後来对河南佛教贡献极大,一九九一年始以百岁高龄示寂。张伯英,名钫,伯英其字,辛亥年(一九一一年)光复西安的革命元勋,时任河南省民政厅长。「省立水利工程学校」有误,原名是「私立水利专科学校」,为张伯英所创办,後来合并入河南大学。   由於太虚大师的访问,无异给河南佛教注射一针强心剂。太虚大师在开封时,慕西、净严、袁西航等,与大师谈到办一所佛学院,培育僧材的问题,大师极力鼓励,乃有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河南省佛学院的成立。先是,河南省佛教会成立之後,会址设於河南省佛学社内。太虚大师访问河南後,慕西、净严、袁西航等,在佛教会提议成立「河南省佛学院」,以培育僧材。经过了年馀的努力,成立了「河南省佛学院董事会」,订立章程,拟出计画书,寄呈太虚大师核阅後,乃於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正式成立。当时没有适当寺院可做院址,袁西航居士提供私产做为院址开课。佛学院董事会开会决议,公推太虚大师为院长,慕西法师为副院长,袁西航居士为院护。佛学苑的组织如下∶   董事会∶董事长王荫棠居士,副董事长孙声初居士、马一乘居士。   董事∶育普法师,邱寄苹、丁惠民、包俊生、戴湄川等居士。   院长∶太虚大师,副院长∶慕西法师。   院 护∶袁西航居士。   教职员∶净严、定圆、慧通、正本诸法师,许圆教、李觉生、王宜轩、程树奇等法师居士。   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九月八日,河南省佛学院举行开学典礼,首由院护袁西航报告筹备经过,继由副院长慕西法师致词,慕老感於佛教衰微已久,复受军人迫害,以致正法凌夷,几至覆亡;而今中兴有望,不禁悲欣交集。他致词时声泪俱下,感人至深。他说∶   ...我们河南佛教衰微的原因何在?那是出家人程度太差,没有知识,不明教乘,不能弘扬如来的正法。..从前河南省有三百多座大庙宇,不能办一所佛学院,现在办佛学院,要由居士提供院址,诸学人宜深思之。..诸位董事何以拿血汗换来的金钱,来供我们读书,学人宜深思之。   此後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谨持戒律,弘扬大乘,革除积弊,修菩萨行,恢复已失的道场,建立河南的新佛教。普济世间有情,建立人间净土,尔等学人,宜三思之。...   佛学院开学後,慕老以道场远在信阳,不能常留开封,院务多由净严法师负责。慕老以後的事迹,及其示寂年代,以资料欠缺,不得而知。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