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蒋韵

蒋韵

蒋韵,女,1954年3月生于太原,籍贯河南开封。1981年毕业于太原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1979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出版、发表小说、散文随笔等近300万字。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隐秘盛开》、《栎树的囚徒》、《红殇》、《闪烁在你的枝头》、《我的内陆》以及小说集《现场逃逸》、《失传的游戏》、《完美的旅行》和散文随笔集《春天看罗丹》《悠长的邂逅》等。 中文名: 蒋韵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山西太原 出生日期: 1954年3月 职业: 作家 毕业院校: 太原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 主要成就: 中国作协会员
山西省作协主席团委员
太原市文联副主席
一级作家 代表作品: 长篇小说《隐秘盛开》、《栎树的囚徒》、《红殇》

目录

简介
文学之路
写作风格
主要作品
  1. 长篇小说
  2. 小说集
  3. 散文随笔集
  4. 其他散见于各报刊的中短篇小说
个人影响
人物评价
所获奖项


  

简介

  1971年至1974年太原建筑材料厂,1974年至1978年太原房地局水电安装队工作;1978年至1981年太原师专中文系学生;1981年至1992年太原师专中文系、艺术系任助教、讲师;1992年至今太原市文联专业创作,2003年12月至2008年12月担任太原市文联副主席,2008年12月至今担任太原

蒋韵

市文联主席。   创作情况:长篇小说《栎树的囚徒》花城出版社;《红殇》内蒙古人民出版社;《闪烁在你的枝头》湖北少儿出版社;小说集《现场逃逸》云南人民出版社;《失传的游戏》北岳文学出版社;散文集《春天看罗丹》云南人民出版社。蒋韵曾获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赵树理文学奖荣誉奖、长篇小说奖,《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北京文学》奖,《上海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中篇小说奖,《钟山》·新浪网优秀中篇小说奖等文学奖项,诸多作品被翻译为英、法等文字在海外发表出版。2008年她还荣获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是当今太原市文学艺术事业的领军人物。   丈夫 :李锐   女儿 :李笛安(即柯艾笛安)

文学之路

  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学的发展是有方向的,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直到“80后”,一浪一浪的文学潮流被命名,作家被群体化归类。而在这热浪涌动的年代,蒋韵却偏偏不去弄潮,既不“与时俱进”追逐集体热点,也不归属于任何流派,特立独行,被人认为是一个边沿化的作家。用蒋韵自己的话说,是一个被中国当代文坛“偏外”的作家。   

蒋韵和丈夫

从创作的主题取向看,蒋韵关注的一直与时潮不甚合拍。“失去、生命悲情、苦难”这是蒋韵几十年来不断书写的文学“母题”。初涉文坛时,她就觉得我们身边有不少美好的东西正在“失去”,而有些人、有些东西将被社会“遗弃”,这在当时并没引起别的作家的关注,但她却感觉特别强烈,倾心观照。因而,失去的、被遗弃的、乃至漂泊、流浪的情感体验弥漫在作品中,渐渐成了她创作的底色。久而久之,因为她所抒写的远离文坛主流,不被时代关注,所以,自己也产生了一种淡出文坛的感觉。当然,时代在发展,人们的观念也在变化。蒋韵一直以来坚持的“主题”,越来越引起世人的注目,现在人们已普遍认为,“失去”并非个人的小情小调,而是一个时代的挽歌。失去家园、失去一切美好的东西,这种感觉正成为中国人的集体意识。而《心爱的树》之所以能引起那么多人的共鸣,入围鲁迅文学奖,与此也大有关系。   孤独地创作、孤独地进行自我精神建构,这是蒋韵几十年来的一贯作风。笔者问她如何能不为世情所染而坚持不懈呢?她说这是属于自己的一种“本色”的坚持。功名利禄,她并不看重。对她而言,写作本非功利之事,而是自己想做或需要做的事,有了这种平常心,所以坚持并不难。再说,自己所书写的“苦难”、“乡愁”和“生命悲情”也并非个人之事,而是人类共同的母题。从情感表达的角度看,西方人可以把“爱”写得超越一切,俄国作家可以把“苦难”写到极致,而中国古代作家把“乡愁”和“生命悲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超越“具象”,具有普遍的意义。这是中外作家对世界文学各自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自己所坚持的创作“母题”和创作底色,正是对几千年来中国文学传统的继承。所以,继承传统,与先贤为伴,并不感到孤独。   作为一个成熟的作家,一个最具个人化写作的女性作家,蒋韵的创作今天业已走出“边沿”,不仅在国内,在国外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前不久,她和她的夫君李锐先生加盟了由英国坎农特出版公司发起的、有三十多个国家的出版机构参与的“重述神话”项目。她的创作前景也被国内外同行普遍看好。

蒋韵

  针对时下在青少年中流行的网络小说,蒋韵认为年轻人有年轻人的阅读取向,这是无可厚非的。但网络小说的叙述语言中掺杂的别扭词汇和奇奇怪怪的符号,这是对汉语母语的践踏和伤害,作为民族未来希望的年轻人不爱惜自己的母语,甚至肆意蹂躏自己的母语,这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德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曾说其创作是用受伤的德语母语记录德国的历史,而我们汉语母语又何尝不是伤痕累累。中华民族是个苦难深重的民族,也是最易忘记苦难的一个民族,特别是自近代以来,我们的母语承载了民族最最苦难的一段历史,其伤痕是任何语种都无法相比的。如果我们轻易忘掉它内在深痛的历史,甚或连外在容貌也随意涂鸦,那才是民族的罪人,真正的不肖之子。用受伤的母语表述自己眼中的历史、记录不愿遗忘的一切,这也正是自己一贯的追求。因为我们这个健忘的民族遗忘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现在正在“失去”的东西最好把它记录下来,不要再被遗忘,这也是一个作家的天职。

写作风格

  

蒋韵

在小说结构上,蒋韵还是很注意情节安排的。但她对情节的安排,同样不在于外部客观世界的关联性而在于自己对外部世界感觉的内在关联性。这与诗仍是相通的。许多研究者都注意到了蒋韵小说往往是由从外部看来毫无关联的几个情节、几个故事片断来构成的。譬如在《冥灯》中,作者讲了三个毫不相关的关于死亡的故事;在《大雪满弓刀》中,作者也是讲了三个毫不关联的故事,大侠孙二与黑衣人、陈家瑞与赵芝庭及邱经理与苏虹;在《旧盟》中,作者讲的也是几个毫不关联的故事:隋小安、陈醒村的故事,留小老汉一家的故事,义军王七的故事。   这种情节设置的方法,在《栎树的囚徒》、《失传的游戏》、《相忘江湖》、《古典情节》、《裸麦燕》等等作品中,几乎均是如此,习惯于阅读以客观事物之间的逻辑关联来设置情节的小说的读者,在面对蒋韵小说时,往往感到不得其解,其实,蒋韵正是要通过这样的互不关联的故事片断,在相互的烘托、比照、互补、映衬之中,来表达自己对世界、人生某种复杂的整体感受。作品中客观世界的片断之间是没有关联性的,但所有这些故事片断的选择、组合又都内在地统一于作者对世界、人生的某种复杂的整体感受。在这种思考、感受作者又不在小说中明言或没有能力明言。这与“十四岁的时候”面对能感知的世界却又无法用社会理性解析、言说的状态是十分一致的。中国诗歌讲究意境,意境最根本最本质的属性乃一个“空”字,“是佛一空,何境界之有?”所以,中国诗讲究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味外之旨、言外之意等等,但均不脱一个“空”字,蒋韵的小说在这一点上是十分凸出的。她的小说,通过语言描写、情节设置,往往再现具体时空但又不屑于此,而是由此超越具体时空从而指向了“空”,如此,令解释者不论从哪种角度谈,往往“一说就破”,这也就如同本文开头所说,蒋韵是只写冰山的“顶部”,而冰山的下部则是既定的话语无法穷晓、言说不尽的“黑洞”。但正如诗之意境尽管是一个“空”字,但仍给读者一个把握、解释的范围一样,蒋韵的小说尽管也时时指向空,但也仍然给我们以把握、解释的范畴,那就是如上所说,将个人、特定时代的“十四岁”的生命形态通过审美提升,使其成为人类的一种生命形态。“五四”时代张扬“人的文学”,其后虽几次向度转换,但时至新时期,“人的文学”终于又成为一个十分响亮的口号,新时期的文学对人的揭示,或张扬个性,或为人性正名,或设置与社会相对隔绝的时空来对人、对人性作孤立的抒写,或者用物欲、情欲、性欲的恣肆来颠覆原有社会结构,消解其神圣,但蒋韵的作品明显地卓而不群。蒋韵的作品喜欢写水、写河,犹如水从山体孕育而出而又冲破山的怀抱流向远方,犹如水从土地渗出汇聚成河而奔流至海,蒋韵作品中那种对人与社会、时代的揭示也如水与山、土地的关系一样。水从山、土地中孕育而出又自成形态,蒋韵作品中的人也从社会中孕育而出而又自成形态,只是这样的一种形态我们是不能仅仅将之实在地归溯于、对应于一定的社会结构、历史形态,但它又不是脱离社会、历史而孤立存在无所依傍的,蒋韵对二者关系的处置、把握是令人称道的。

蒋韵

  2004年,蒋韵发表了两部长篇少年小说:《闪烁在你的枝头》、《谁在屋檐下歌唱》,应该说《枝头》比《歌唱》更为出色,《枝头》所写“十四岁”的状态与蒋韵在其所有作品中所写的实指的、泛化的“十四岁”状态是相一致的,这里面依旧有漂泊、流浪(唐小芬离开母亲),有寻觅、出逃及寻觅、出逃的失败(唐小芬姨姥姥家的悲剧),有爱的虚无破碎(谢平凡、幼容),有美好的失落(幼容的死)等等,这样一来,这部小说就如同蒋韵的其它小说一样使“十四岁”成为人类的一种特定的生命形态、存在形态。而《歌唱》呢?妈妈的“十四岁”与蒋韵所有作品中的“十四岁”是一致的,而儿子的“十四岁”则只具备了一个实在的时空里的“十四岁”的内容,这就使妈妈的故事与儿子的故事失去了重量上的平衡,不是说,要把儿子的“十四岁”写得和妈妈一样,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