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杨友德

杨友德

目录

一、强人杨友德
  1. 全国最富农民
  2. 1、自制土炮守25亩地
  3. 2、“炮弹”射程百余米
  4. 3、曾打退百人拆迁队
  5. 4.剩余礼炮被没收被要求签“不违法”协议
  6. 5.社会意义
  7. 6。杨德友语录
  8. 7. 杨友德案应该有一个法律的结果
二、作家杨友德
  1. 1、个人信息
  2. 2、主要作品
三、政协委员杨友德


  

一、强人杨友德

  

杨友德

武汉东西湖一农民,名杨友德,1954年出生,为了反对强制拆迁,在自学“阿凡达”,自己承包的25亩田地里搭了个“炮楼”,自制火炮两次打退拆迁队。

全国最富农民

  杨友德一个人不仅承包了25亩(折合1.66万平方米)土地,还在金银湖汪湖嘴村有一套187.4平方米的两间两层砖混结构住房。   如果政府同意按每亩4万元的标准给他补偿,他可得补偿款100万元,绝对是全国最富的农民。

1、自制土炮守25亩地

  2010年6月6日下午,记者在东西湖金银湖汪湖嘴,见到了56岁的农民杨友德。 杨友德告诉记者,自己并不是钉子户反对强制拆迁只是为了争取自己应当得到的利益。 他在这里承包了25亩地,2029年到期。在这片田地里,杨友德开展多种经营——养鱼、养牛还种植棉花和瓜果。   记者在他的带领下,穿过一道小门便进入了杨友德的“领地”。为了阻止拆迁队,杨友德在田地里的小路设置了路障。他说,遇到紧急时刻可以燃烧这些路障,减缓拆迁队进来的速度。   田地里建有几间平房,是杨友德和老伴的住所。在平房旁边,一个用木头搭建的“哨岗”特别引人注目,“哨岗”高约8米,下面架空,上面是一个不到3平方米的“阁楼”。杨友德说,这是他的“炮楼”,居高临下,可以将25亩地尽收眼底。

2、“炮弹”射程百余米

  这座“炮楼”没有楼梯,杨友德搬来一个竹梯才能上去。   记者在上面看到,“炮楼”上放着价值2000多元的礼炮,杨友德将它们拆成单个,一个筒子就是一枚“炮弹”。说着,杨友德拿出一个礼炮筒子,将它放在一个自制的铁筒内,随后他一只手握铁筒下面绑定的木棍,另一只手点燃礼炮引线。“轰”的一声,“炮弹”飞出去,在百米外的空中爆炸,威力惊人。

3、曾打退百人拆迁队

  据杨友德说,去年他听说自己的25亩地被征用了,但是由于补偿没有谈妥,他拒绝搬出。   “后来拆迁方就多次放话出来,说要对我动手。”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今年初,杨友德将一辆手推翻斗车的前部铁皮拆掉,在翻斗里面放置了一箱礼花弹,准备对抗拆迁队。   2010年2月6日,30多人的拆迁队伍来到地头准备强征。“我当时就点燃了礼花弹。但是他们都躲在铲车后面,等我的礼炮放完了,他们冲出来把我打了一顿。”当时对方虽然没有强行将杨的房屋推倒,但放话说下次会再来强拆。事发当天,杨在亲友的帮助下做了“炮楼”,改装了“武器”。   2010年5月25日下午,又有一支一百多人的拆迁队,戴着钢盔拿着盾牌,在推土机和挖掘机的掩护下,再次来到他的地里。“我发现后立即爬上‘炮楼’,朝他们放了几炮,他们就停住了。后来民警赶来把他们赶走了[1]

4.剩余礼炮被没收被要求签“不违法”协议

  武汉农民杨友德自制土炮抵抗强拆引发关注。8日杨友德所在的金银湖生态园管委会表示,警方已介入调查杨友德自制土炮攻击施工人员的事件。杨友德说,8日上午金银湖派出所民警对他进行询问,称他的所作所为已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但念在他情有可原,要他签一个保证不再违法的协议。杨友德表示,他可以签这个协议,但是他认为“不违法是双方的”。他说如果拆迁队再来打,还会还击。   他要求在保证不违法之前添加一句“我决不先违法”。   杨友德称,警方还询问了他烟花爆竹的来历,他表示是在集市上买的。前一天四个警察到他家中,称他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并要求他交出烟花炮。杨友德交出了5枚礼炮。[2]

5.社会意义

  这件事反映了老百姓在高压强权管制下,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在其它途径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毅然武装自己,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与强权对抗!它的社会意义不言而喻,也为这个社会敲响了警钟。   仅当天腾讯网友7万网民 参与前所未有的评论 评论一边倒的朝向杨友德

6。杨德友语录

  他喜欢用维权、话语权、平台,这样的词语。   记者:为什么会采用这样的办法?   杨友德:对于强拆,我看到很多人用消极的抵抗办法。比如往自己或家人身上浇汽油,把家人烧死。我不愿这么干。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想伤害自己。而且我相信是下层瞎搞,上层是光明的。所以我不会烧死自己。   记者:你觉得他们是消极抵抗,你呢?   杨友德:我觉得他们是不负责任的,受害的是家人。我听了他们的经历之后,很难受。我不是消极的,我曾经想到过死。但是我死,必然是他杀,我不会杀我自己。   外面强拆死亡的人,都是被拆迁人。轮到我身临其境的时候,我也在想这个问题。第一我不想死。不想死,又不想放弃自己的合法权益。这个办法是逼出来的。   记者:怎么会想到用礼炮?   杨友德:我们这个家庭兄弟六个,没有犯罪记录,我们是守法的公民。有些事情太违法的,不敢干。烟花,我估计还打不死人。   我们既要守法,又要保护自己,就要会想办法,看到利害关系。这个火炮不指望保护,只是推迟的作用。起码有了烟花,他们不敢和我争,我是在争取时间打110。   杨友德:我的遗书是写给我儿子的。我告诉他,我死了之后,你不能可惜,不要管尸体。还是要依法维权,拿回我们应得的钱。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稍有不慎,会死人,这样就犯法了?   杨友德:对。我想过。我想了如果犯法了,我就受法律制裁。我在受审判的时候,我仍然会揭露他们办事不公。到时候我起码有说话的机会,比自杀强。   杨友德:我有一个喊话器。我打之前会喊,我正在向你们开炮,希望你们不要再进攻。我说这些,是希望伤亡能减低到最小。   如果他们停止,我绝对不放炮。即使放炮,我也不冲着人。情况太危急,我为了镇住他们,一进入火力范围我就开始打。但是都是打到高处,或者打到人群的后面爆炸。   我不想伤人。我用礼炮,一个是希望他们停止,另外也是希望110快来。   记者:这一二十亩地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杨友德:这是我后半生的生活来源,太重要了。没有地,我就只能流落街头要饭。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其他的办法?   杨友德:我们想过很多。用烟花是唯一的。第一,他们强大,不阻止不行。他们给我的是霸王条款,没有谈判的平台,没有我的话语权。第二,不守住,将来是一分钱得不到。这是唯一的办法,现在我依然认为这是唯一的。我和他们讲过理,也上访过。   记者:没用吗?   杨友德:我不能再上访,我去上访,房子和土地就没了。只要一个小时,整个地就挖平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守住。我跟他们打交道太深了。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有保护现场才有话语权。如果地被推平了,我去上访,人家跟我要证据。我的证据呢?证据被推平了,谁承认?   记者:尝试过去法院吗?   杨友德:法院这条路我走不通。我没有钱,打官司要诉讼费,我拿不出来。我也跟他们说过,让他们去告我。我是被告的话,我就不用拿诉讼费。   记者:你还相信法律吗?   杨友德:我相信。我相信法律条文都是好的,只是有些人执行的不对。我看了好多法律和政策,不看我没勇气,心中没有底,法律和政策让我心里有了底。   收到遗书的军人小杨   杨友德准备了遗书,和远在部队的儿子讲,我绝不自杀,如果被打死了,不要可怜尸体。人死了如灯灭,一定要回我应该得的那份钱,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农民为人的尊严   收到遗书的军人小杨,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倘若杨友德的土炮终无法捍卫属于自己的金钱和尊严,小杨将不得不在和平年代接过捍卫家族的重任   我只能默默的旁观,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的田地,正在失去,同时,中国依赖于农业的那部分自我保障也在失去。

7. 杨友德案应该有一个法律的结果

  无论谁对谁错,法律在“史上最牛”自制火炮抗强拆案件中不应该失位。2010年3月1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会见中外记者并答记者问时温总理曾说:公平正义是社会稳定基础 比太阳有光辉。然而这个“公平正义”,不仅需要政府和企业依法行事,尊重公民的合法权利,更需要司法发挥应有的作用,成为公民权利最重要的保护神。如此一来,年近六十的农民也就不需要建“炮楼”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这种自我的抗争中,武汉农民杨友德处于一种极端的弱势,当面对一手持警用盾牌、一手持钢管的一群武器强拆队时,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抱着“宁可战死决不投降”的农民可以说让人纠心,他的内心充满的是无助与无耐,但依然在敬畏法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张寒采访时,杨友德仍然坚称相信法律,而法律会给他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们看到的是警方出面解释的是“自制土炮”(注意这个词)是违法的,并且将杨友德先生家的“礼花炮”没收,这里有个偷换概念的问题,“自制土炮”确实是个违法的行为,但现在要确认杨友德的行为是否是“自制土炮”的行为,众所周知“礼花炮”是一种合法流通的商品,国家对购买“礼花炮”的行为是不禁止的,而武汉警方以“自制土炮”违法而没收“礼花炮”未免有些牵强。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些“土地平整”人员(官方语)为何要一手持警用盾牌、一手持钢管进入到杨友德承包的土地范围?土地是否被依法征收,这是一个法律层次上重中之重的问题。之前,有许多专家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就是这件事情应回归到法律的轨道来解决,目前杨友德先生已经在律师指导下向武汉市国土资源主管部门提交了关于土地是否被征收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第二十四条“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的规定,武汉市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至迟应当在15个工作日内应当给杨友德先生一个答复,也是给全国关心此事人们的一个答复。我们也拭目以待。感谢所有关心杨友德先生的朋友.

二、作家杨友德

1、个人信息

  山东章丘人。中共党员。1945年至1947二月在延安中学上学。1940年后历任陕甘宁边区师范勤务员,延安陕甘宁边区艺校演员,西北文艺工作团演员,西北文联创作室创作员,西北铁路文工团创作组长,青海文联专业作家,青海省文化局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青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