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田家英

田家英

目录

毛泽东秘书、原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1. 籍贯
  2. 简介
  3. 毛泽东秘书
  4. 发现过“左”错误
  5. 《海瑞罢官》
  6. 离开人世
  7. 平反
  8. 邓力群代表中央致悼词
田家英自杀之谜
  1. 简介
  2. 厌恶江青、陈伯达
  3. 被安上“篡改毛著”罪名
山雨欲来,风满华夏。
  1. 以死抗争
  2. 田家英家
  3. 田家英同志自杀
  4. 遗言
  5. 历史终于还他以公道


  

毛泽东秘书、原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籍贯

  田家英(1922—1966年), 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人。

简介

  本名曾正昌,1936年在成都参加抗日救亡工作。次年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38年入陕北公学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延安马列学院教员、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研究员、中共中央宣传部历史组组员。田家英和明代状元、大学者杨升庵、著名抗日将领王铭章并为新都人民的三大骄傲人物。

毛泽东秘书

  1948年至1966年任毛泽东秘书;1954年后,兼任国家主席办公厅、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田家英是中共八大代表、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参加了《毛泽东选集》第一至四卷的编辑出版工作。著有《学习〈为人民服务〉,宣传毛泽东思想》、《中国妇女生活史话》,编有《民国以来大事年表》等。   田家英作为毛泽东的五大秘书之一,是毛泽东的总管家、日常秘书,他担任秘书期间的表现,是应用写作关注的重要内容之一。

发现过“左”错误

  1959年,田家英到成都郊区蹲点后,发现过“左”错误并试图纠正;同年夏,他在庐山会议上赞同彭德怀的观点。他被人揭发批判后,毛泽东认为属于认识问题,还是对他加以保护。1961年,田家英到浙江调查后,在毛泽东支持下起草了著名的《六十条》,纠正了此前的许多错误政策。不过,在“包产到户”的问题上,他们的分歧未能弥合。田家英自庐山会议后一再想到基层工作,一些省委书记也表示欢迎,毛泽东却总不同意他离开自己。

《海瑞罢官》

  

1965年末,毛泽东在谈话中提到了《海瑞罢官》的一些事,唯恐天下不乱的江青等人便要借题发挥。田家英整理记录时,却将这段话删去,此事被江青和陈伯达抓住了“大把柄”,无故蒙冤,被安上“篡改毛著”罪名——他完全懂得这样做可能引起的后果,但为维护党的事业和毛泽东本人的长远威望,还是义无反顾;

离开人世

  1966年5月22日,田家英被通知“停职反省”,岂料第二天便永久离开了人世,时年44岁。关于田家英的死疑点颇多,官方披露是自杀,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资料证明是他杀,随着历史资料的逐渐公开,相信历史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

平反

  1980年初,在中共中央的直接关怀下,田家英终于得以平反;1980年3月28日,田家英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公墓礼堂隆重举行,但历史真相仍有待揭开。

邓力群代表中央致悼词

  邓力群代表中央致悼词:“家英同志是一位经过长期革命锻炼,忠于党、忠于人民,有才学的优秀共产党员。他为共产主义事业努力奋斗,作了大量的工作。”“几十年的实际行动证明,家英同志确实是一个诚实的人,正派的人,有革命骨气的人。他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他很少随声附和,很少讲违心话……”

田家英自杀之谜

  

简介

  田家英曾是毛泽东的5大秘书之一。他才学深厚,为人坦诚,当过毛泽东长子毛岸英的老师,为毛泽东起草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文稿。但是,庐山会议上的政治风暴差点把他推入深渊,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终于使这位正直的书生蒙冤自尽……

厌恶江青、陈伯达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田家英由于同情彭德怀的“万言书”,差点被卷入那场政治风暴中。尽管他依然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着,但彼此之间产生了分歧。   1962年夏日,在北戴河,中共中央举行工作会议。毛泽东又一次点名批评田家英“右倾”,成为那次会议上四个被点名的“右倾分子”之一。   由于“离得近、看得清”,长年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他,很早就察觉江青的政治野心。   田家英最初看不惯江青还只是限于她的生活作风。他对她采取“不敬”而“远之”的态度。渐渐地,江青“偶尔露峥嵘”,染指于中国的政治。江青也意识到田家英刚直不阿,欲除之而无机会。正因为这样,当她听说毛泽东批评田家英“右倾”,不由得兴高采烈起来,骂他是“资产阶级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老右”。   在毛泽东的“左右”之中,常常跟田家英发生正面冲突的是陈伯达。   在延安,在中央政治研究室,陈伯达曾是田家英的顶头上司。他俩先后成为毛泽东的秘书之后,陈也总是在他之上———“陈、胡、田、叶、江”。   进京之后,虽说陈伯达也住在中南海,但他所住的“迎春堂”离毛泽东所住勤政殿有一段路。除了毛泽东打电话要他前来之外,平时他不在毛泽东身边。为投毛泽东所好,这位“理论家”常常向田家英打探:“主席最近在看些什么书?在注意什么问题?”   田家英深恶痛绝“理论家”这种“刺探”行为,先是敷衍,后来干脆当面拒绝。   田家英对江青避而远之,而对“老夫子”倒是常常当面顶撞。他和陈伯达都爱字画。田家英把自己刚买到的字画,先挂在毛泽东那里,有时给陈伯达看见了,于是,“老夫子”常常到田家英那里看字画,甚至向田家英借去。   “田家英,你有那么多的字画,可得当心点,别让小偷偷了!”有一回,“老夫子”一边看字画,一边揶揄道。   “我的字画如果被偷,第一个贼就是你!”田家英巧妙地讽刺道。   随着时代的车轮辚辚作响,日渐向“文化大革命”逼近,江青日趋活跃,与“老夫子”的联系日益密切。江、陈联合,逐渐成为中国政治舞台上一股崛起的“左”派势力。   就在这时,在毛泽东的“左右”之中,又冒出了一个原本排不上号的人物,加入“左”派阵营。此人便是戚本禹。戚本禹比田家英小10岁,原先在田家英手下帮助处理人民来信,后来成为信访局的一个科长。   某个夏日,当田家英夫人董边午睡醒来,发觉从书房里传出谈话声。董边一看,是田家英跟戚本禹在那里谈话。待戚本禹走后,董边问田家英,干吗在中午跟他谈话?   田家英叹道:“人家已经成了江青那里的红人,得罪不起。他在写关于李秀成的文章,找我要资料。我有什么办法?只好马上照办,在中午跟他谈话,帮他找资料……”

被安上“篡改毛著”罪名

  整人要有口实。1965年12月,田家英终于被江青和陈伯达抓住了“大把柄”!   那些日子里,田家英随毛泽东住在杭州。   

毛泽东正在思索着在中国做一篇大文章———发动“文革”。从12月8日起,田家英随毛泽东从杭州来到上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在上海举行。这次会议的主题是解决罗瑞卿问题,打响了批判所谓“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的第一炮。   当毛泽东回到杭州,在12月21日上午,召集5位“秀才”开会。这5位“秀才”是陈伯达、田家英、胡绳、艾思奇、关锋。   1965年4月底,毛泽东曾在长沙召见过这5位“秀才”,开过一次会。那是因为毛泽东要全党学习6本马列经典著作,找这5位“秀才”连同他自己每人为一本马列经典著作写序。毛泽东跟5位“秀才”在长沙讨论了一通。时隔半年多,又在杭州继续谈论长沙的话题。   那天上午毛泽东情绪很好,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艾思奇和关锋往笔记本上仔仔细细记录着毛泽东的话。田家英也打开笔记本,记下毛泽东的重要的话。   毛泽东谈着谈着,忽然提及了不久前轰动中国的两篇文章———1965年11月10日《文汇报》所载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和12月8日第13期《红旗》所载戚本禹的文章《为革命而研究历史》。   毛泽东说:“戚本禹的文章很好,我看了三遍,缺点是没有点名。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对戏剧界、历史界、哲学界震动很大,缺点是没有击中要害。《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毛泽东的谈话刚一结束,陈伯达就飞快地把“喜讯”告诉江青———因为江青组织张春桥、姚文元写了那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发表之后受到以彭真、邓拓为首的中共北京市委的坚决反对,而毛泽东的话无疑是对她的极有力的支持。   于是,原本只作为毛泽东随口而说的话,却要整理出谈话纪要。整理纪要的任务,落到了田家英头上。由于艾思奇、关锋的记录最详细,田家英转请他俩整理记录。   关锋和艾思奇连夜整理,干了一通宵,就写出了纪要。他俩把纪要交给了田家英。   田家英看后,删去了毛泽东对姚文元、戚本禹的评论那段话。这是因为田家英不仅对1959年庐山会议批判彭德怀有看法,而且对姚文元的文章也不以为然———毛泽东曾要田家英看吴晗的《海瑞罢官》剧本,田家英看后对毛泽东说:“看不出《海瑞罢官》有什么问题”!   艾思奇知道了,曾好意地提醒他:“主席的谈话,恐怕不便于删。”   田家英答道:“那几句话是谈文艺问题的,与整个谈话关系不大,所以我把它删去了。”   田家英心怀正气、豪气,删去了毛泽东那段“最高指示”,江青便给田家英安了一个在当时足以置之死地的“罪名”,曰:“篡改毛主席著作”!

山雨欲来,风满华夏。

以死抗争

  1966年5月16日,标志着“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的《五·一六通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5月17日,“文革”的第一个受害者———邓拓,在子夜写下遗书,然后服下大量安眠药,于18日凌晨离开人世。   紧紧跟着邓拓而去的,便是田家英——“文革”的第二个屈死者。

田家英家

  5月22日,中南海“永福堂”田家英家门口,忽然来了一辆轿车,下来三个人———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王力以及那个正在走红的戚本禹。   他们进屋,不巧,田家英和秘书逄先知外出。董边在家,告诉他们,田家英很快就会回来的。于是,安子文、王力并排在长沙发上坐定,戚本禹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