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俞平伯

俞平伯

俞平伯像 俞平伯(1900-1990),原名俞铭衡,字平伯。现代诗人、作家、红学家。清代朴学大师俞樾曾孙。与胡适并称“新红学派”的创始人。他出身名门,早年以新诗人、散文家享誉文坛。他积极参加五四新文化运动,精研中国古典文学,执教于著名学府,是一位热忱的爱国者和具有高尚情操的知识分子。 中文名: 俞平伯 出生地: 浙江吴兴(今湖州) 出生日期: 1900-1-8 逝世日期: 1990-10-15 职业: 现代诗人、作家、红学家 原名: 俞铭衡 字: 平伯

目录

俞平伯 (1900~1990.10)
俞平伯──人生不过如此
(散文集目录)
1954年受到批判
俞平伯先生的风骨
俞平伯诗选
俞平伯故居
参考资料:


  

俞平伯1

俞平伯 (1900~1990.10)

  原名俞铭衡,以字行,字平伯,湖州德清东郊南埭村(今城关镇金星村)人。清代朴学大师俞樾曾孙。早年参加五四新文化运动,为新潮社、文学研究会、语丝社成员。191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赴日本考察教育。曾在杭州第一师范学校执教。后历任上海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1947年加入九三学社。建国后,历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顾问,中国文联第一至四届委员,中国作协第一、二届理事。是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俞平伯最初以创作新诗为主。1918年,以白话诗《春水》崭露头角。次年,与朱自清等人创办我国最早的新诗月刊《诗》。至抗战前夕,先后结集的有《冬夜》、《西还》、《忆》等。亦擅词学,曾有《读词偶得》、《古槐书屋词》等。在散文方面,先后结集出版有《杂拌儿》、《燕知草》、《杂拌儿之二》、《古槐梦遇》、《燕郊集》等。其中《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等名篇曾传诵一时。   1921年,俞平伯开始研究《红楼梦》。两年后,亚东图书馆出版专著《红楼梦辨》。1952年,又由棠棣出版社出版《红楼梦研究》。1954年3月,复于《新建设》杂志发表《红楼梦简论》。同年9月,遭受非学术的政治批判,长期受到不公正待遇,然仍不放弃对《红楼梦》的研究。1987年,应邀赴香港,发表了《红楼梦》研究中的新成果。198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论著合集。还著有《论诗词曲杂著》、《红楼梦八十回校本》,有《俞平伯散文选集》等。   1990年10月15日逝世,终年91岁。葬于北京福田公墓。

俞平伯──人生不过如此

(散文集目录)

  “标语” 怕-并序   《冬夜》自序 清河坊   《孤坟》序 秋荔亭记

图书封面1

  《近代散文钞》跋 秋荔亭随笔   《西还》书后 人力车   《燕知草》自序 山阴五日记游   《忆》自序 身后名   《致死者》序 随笔两则   重刊《浮生六记》序 谈虎丘截   代拟吾庐约言草稿(代序) 陶然亭的雪   重印《人间词话》序 为《中外文丛》拟创刊词   谷音社社约引言 为暴春霆题其先德《林屋山民馈米图》   跋《灰色马》译本 为何经海募款启   重来之“日” 文学的游离与其独在   城站 文训   出卖信纸 我的道德谈   春来 我生的那一年   春在堂日记记概 我想   打桔子 无题(一)   打破中国神怪思想的一种主张—严禁阴历 无题(二)   冬晚的别 五四忆往   读《毁灭》 西湖的六月十八夜   风化的伤痕等于零 析“爱”   赋得早春 闲言   古槐梦遇 贤明的——聪明的父母   怪异的印象(残稿) 性(女)与不净

俞平伯曾祖父清朝国学大师俞曲园

  广亡征! 雪晚归船   癸酉年南归日记 演连珠   国难与娱乐 阳台山大觉寺   湖楼小撷 以漫画初刊与子恺书   祭舅氏墓下文 与绍原论祓   坚匏别墅的碧桃与枫叶 元旦试笔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月下老人祠下   教育论 芝田留梦记   戒坛琐记 致汪君原放书   进城 稚翠和她情人的故事   救国及其成为问题的条件 中年   雷峰塔考略 重过西园码头   略谈杭州北京的饮食 眠月   梦记 梦游   编后记

1954年受到批判

  党在1954年下半年就要公布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详细内容,因此必须动

俞平伯与叶圣陶、顾颉刚在一起

员全部人口,不允许任何事情干扰经济计划。党再次通过思想改造运动来推动其经济计划的实施,于是又从文学界着手。   这次运动是从对具有西方倾向的学者俞平伯进行比较温和的批判逐渐开始的。批判俞平伯,是要动员非党知识分子,为党的革命性的经济变革作准备。   俞平伯拒不服从党在1953年关于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解释中国古典文学的命令,于1954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坚持他在20年代初得出的观点。他认为,这部小说不是对封建制度的批判,而是作者曹雪芹的自传。党与俞平伯发生冲突,不仅因为俞平伯在思想意识方面离经叛道,还由于他抵制党的指导。俞平伯把他1954年的那篇文章的草稿送交胡乔木审批,胡乔木提了些意见,并要求他重写。俞没有修改,径直把文章送到《新建设》杂志,并在该杂志发表。这表明,党的宣传部还没有完全控制各种杂志。两名青年学生李希凡、蓝翎在山东大学的学报上发表了一篇观点模糊的文章,1954年10月10日的《光明日报》和1954年10月23日的《人民日报》予以转载,运动就这样开始了,此后,大量的文章和社论对俞进行攻击。   对俞的批判是为了表明,以这两位青年批评家为代表的受过党教育的青年学生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战斗性,比以俞为代表的学者和学科对党具有更大的价值。胡适的避免先入为主的方法,成为这次运动中这一方面的主要批判对象。党宣称,对于胡适来说,“科学研究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兴趣,而不是为了祖国和人民的需要。” (陆侃如:《胡适反动思想给予古典文学研究的毒害》,《文艺报》,1954年第21期)党通过对俞平伯和胡适的批判,试图要颠覆这种说法。   同后来对冯雪峰及其他党内知识分子的批判运动相比,对俞平伯及其著作的批判还是有克制的。

俞平伯先生的风骨

  1975年夏,在京南团河宫乾隆皇帝罪己碑前发生的。当天社科院(当时称学部)文研所的工作人员在农场劳动之余,到团河宫参观。我陪同前往。俞先生因年高体弱,在整个参观

图书封面2

过程中情绪不高。当来到罪己碑前,听介绍说该碑是根据乾隆皇帝为修建团河宫耗资过大而下的罪己诏刻制而成,先生顿时精神一振,挤过人群,走到碑前,仔仔细细看完了整个碑文,很感慨地说了一句:“连封建皇帝都知道做个自我批评。”立时全场肃然。在当时的背景下,能公开讲出这句话,是需要有足够的勇气、高度和知慧的,只有俞先生这样学识渊博的长者,才能机智、委婉而入木三分地说出这句话。当时“文革”败局已定,冤狱遍布全国,经济频频崩溃,但江青等人不肯认输,不做半句自我批评,而在搞什么“评水浒,批宋江,批投降派”。全国有正义感的人民早已义愤填膺,可都是敢怒不敢言。我把俞老先生的这句话和其他两件事写成文章《俞平伯先生二三事》寄给北京晚报。发表时只有前两件事,但也引起不少读者的兴趣。据当时晚报副总编李凤祥先生说:文章见报不久,他就接到俞先生的高足、北大名教授吴小如先生的信。吴教授说文中的俞先生写得很像本人,很生动。当时俞先生的家乡浙江省德清县正在编一本有关俞先生的书,吴教授立刻推荐了我那篇小文,并被收编在书中。几家文摘报做了转载,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老槐下的俞平伯》一书也选用了是文。   文章的第一件事是俞先生和文研所所长、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何其芳先生一起挨斗时,俞先生巧妙地为何先生解围的事。另一件事可能是因为篇幅关系被编辑删除。我觉得那件事也足以表现俞先生的风骨,现补写如下:   俞先生在建国后不久就被最高领导点名批评,冠以“反动”帽子,江青闯进《文艺报》编辑部,质问总编冯雪峰为什么“压制”小人物批判俞平伯!为此掀起了一场全国性的批判运动。但俞先生毕竟是大作家、大学者,凭着他杰出的学术地位,还是被评为一级研究员,在当时工资是相当高的。“文革”一开始,俞先生就被抄了家,把他赶到一个小房子里住,工资也遭扣发,只给少许生活费。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以后,来我国访问的外国学者、华裔学者渐渐多了起来,不少人都打听俞先生的消息。有些人甚至要求会见俞先生。在周总理的亲自关怀下,学部当局不得不给俞先生调整住房,补发工资。一天几个人提着皮包来到俞先生家。俞先生点完钱后不慌不忙地问:这只是本钱,利息在哪里?来人都很惊愕,说:没有利息。俞先生说:工资是国家给我的,扣这么多年就是错误的。今天你们来送钱就是很好的证明。还本付息是个常识。来人面面相觑,无以答对。俞先生说:其实我并不在

[1] [2] [3]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