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朱天文

朱天文

目录

台湾作家
  1. 简介
  2. 编剧
  3. 著作
  4. 合著
  5. 主编
  6. 评价
福州大学副教授


  

台湾作家

简介

  

  朱天文(1956年8月24日-)Tien-wen Chu   作家朱西甯与刘慕沙之女,原籍山东临沂,生于台北。中山女高、淡江大学英文系毕业。出生于书香世家的朱天文和其妹朱天心一样很早就开始发表作品,曾主编三三集刊、三三杂志,并曾任三三书坊发行人。因发表小毕的故事与陈坤厚、侯孝贤认识,并参与电影编剧,自此便与电影事业结下不解之缘。其作品亦多次获奖,1994年以荒人手记获得首届时报文学百万小说奖,作品包含了小说、散文、杂文、电影剧本等。   1983年将获奖小说《小毕的故事》Growing up与侯孝贤合作改编成剧本搬上银幕,获第二十届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1985年创作剧本《童年往事》The Time to Live and the Time to Die获第二十二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此後与侯孝贤合作编剧创作了许多闻名影坛的台湾新电影。如:《风柜来的人》The Boys from Fungkuei 1983获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最佳作品奖。《冬冬的暑假》A Summer at Grandpa』s 1984获第三十届亚太影展最佳导演奖、瑞士罗迦诺国际影展特别推荐奖,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最佳作品奖。《童年往事》1985获第6届夏威夷国际影展评委特别奖;荷兰鹿特丹国际影展非欧美电影最佳作品奖。《恋恋风尘》Dust in the Wind 1987获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最佳摄影、最佳音乐奖、葡萄牙特利亚国际影展最佳导演奖。《尼罗河女儿》Daughter of the Nile 1987获意大利都灵第五届国际青年影展影评人特别奖。《悲情城市》A City of Sadness 1989获意大利第四十六届威尼斯国际影展金狮奖。《戏梦人生》The Puppetmaster 1993获夏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奖、比利时根特国际影展最佳音乐效果奖等 ,1995年创作剧本《好男好女》Good Men,Good Women获第三十二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编剧奖。   

中国台湾女小说家、影视编剧。原籍山东临沂,生于台北。1978年毕业于淡江大学英文系。毕业后创办《三三杂志》、《三三书坛》。高中时代就写小说,曾获《联合报》、《中国时报》文学奖。1972年发表小说处女作《强说心愁》。大学时创作的《乔太守新记》,获1976年联合报小说征文奖。还写有小说《淡江记》、《小毕的故事》、《炎夏之都》等。1983年将获奖小说《小毕的故事》Growing up与侯孝贤合作改编成剧本搬上银幕,获第二十届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1985年创作剧本《童年往事》The Time to Live and the Time to Die获第二十二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此后与侯孝贤合作编剧创作了许多闻名影坛的台湾新电影。如:《风柜来的人》The Boys from FungKuei 1983获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最佳作品奖。《冬冬的暑假》A Summer at Grandpa’s 1984获第三十届亚太影展最佳导演奖、瑞士罗迦诺国际影展特别推荐奖,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最佳作品奖。《童年往事》1985获第6届夏威夷国际影展评委特别奖;荷兰鹿特丹国际影展非欧美电影最佳作品奖。《恋恋风尘》Dust in the Wind 1987获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最佳摄影、最佳音乐奖、葡萄牙特利亚国际影展最佳导演奖。《尼罗河女儿》Daughter of the Nile 1987获意大利都灵第五届国际青年影展影评人特别奖。《悲情城市》A City of Sadness 1989获意大利第四十六届威尼斯国际影展金狮奖。《戏梦人生》The Puppetmaster 1993获夏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奖、比利时根特国际影展最佳音乐效果奖等 ,1995年创作剧本《好男好女》Good Men,Good Women获第三十二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编剧奖。   代表作:短篇小说:世纪末的华丽(入选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

编剧

  (括号内为发表年份及英译名称)   风柜来的人 (1983, The Boys From Fengkuei)   小毕的故事 (1983, Growing Up)   冬冬的假期 (1984, A Summer at Grandpas)   小爸爸的天空 (1984, Out of The Blue)   青梅竹马 (1985, Taipei Story)   最想念的季节 (1985)   结婚 (1985, His Matrimony)   童年往事 (1985, The Time to Live and The Time to Die)   恋恋风尘 (1986, Dust in The Wind)   尼罗河的女儿 (1987, Daughter of The Nile)   外婆家的暑假 (1988)   悲情城市 (1988, A City of Sadness)   戏梦人生 (1993, The Puppetmaster)   好男好女 (1995, Good Men, Good Women)   南国再见,南国 (1996, Goodbye South, Goodbye)   海上花 (1998, Flower of Shanghai)   千禧曼波之蔷薇的名字 (2001, Millennium Mambo)

朱天文

  最好的时光 (2005, Three Times)

著作

  主要著作篇目查询系统--「台湾作家作品资料库」[1]   淡江记   小毕的故事 ISBN 957-32-1666-3   乔太守新记   传说   世纪末的华丽 ISBN 957-9528-19-5   最想念的季节 ISBN 957-9528-04-7   朱天文电影小说集   好男好女 ISBN 957-708-289-0   花忆前身 ISBN 957-708-256-4   炎夏之都 ISBN 957-9528-13-6   荒人手记 ISBN 957-13-2327-6   最好的时光侯孝贤电影纪录 ISBN 978-780-713-297-4   巫言 ISBN 978-986-687-363-8

合著

  戏梦人生:侯孝贤电影分镜剧本(侯孝贤、吴念真、朱天文)ISBN 957-708-094-4   极上之梦:海上花电影全纪录(侯孝贤、朱天文)   千禧曼波:电影原著中英文剧本(朱天文著、王伊同译、蔡正泰摄影)ISBN 957-469-725-8   恋恋风尘:剧本及一部电影的开始到完成(吴念真、朱天文)   下午茶话题(朱天文、朱天心、朱天衣)ISBN 957-708-017-0   三姊妹(朱天文、朱天心、朱天衣)ISBN 957-331-265-4

主编

  《七月流火》(马叔礼、谢材俊、朱天文、朱天心主编)   《三三集刊》   《三三杂志》

评价

  1994年6月,朱天文以《荒人手记》摘取首届《中国时报》百万小说奖桂冠。实际上,这位出自传奇式文学世家的女作家,在其长达2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早已数度领过文坛风骚。如由其为代表的"三三体"文学,曾在年轻学子中风靡一时。她与侯孝贤、吴念真等一起创作的电影《悲情城市》曾在威尼斯影展上获奖,掀起80年代台湾"新电影"浪潮。而使我们对她特别加以关注的,是她那呈现腾挪变化之势的创作,与20多年来台湾文学思潮的演变有着密切的感应,如她的作品在主题上的变化──从早期热衷于少女情怀的抒写到晚近集中于世纪末社会情态的观照──某种意义上可视为台湾文学发展的某一方面的缩影。特别是从人文主义文学的发展脉络看,其特殊的意义就更为凸显。

朱天文

  朱天文的早期作品,大都以年轻学生的校内外生活为题材。它们的第一个特点,是十分生动、真实地写出了正值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的微妙心思,塑造了秀外慧中、率性真诚的年轻女子形象。除了多愁善感、情思细腻等普遍特点外,朱天文还写出了许多带有私密性的少女情怀,如自恃年轻漂亮的骄矜,对有竞争力女友的妒忌,担心辜负青春的怅惘,无缘无故地生气和想要自杀,为了体重增加一公斤而发誓不再吃巧克力,"人长得好看,到大学来,更是以为每个男孩对自己有意思"的自作多情等。其中最特别的,是袒露了作者对于不少年轻男子的倾羡、爱恋之情。如对好几位任课的老师,作品中的"我"都有过近乎暗恋的好感。《记得当时年纪小》一文中写道︰陈天音老师的课,我爱他的薄嘴唇,就决心把报告来做好;大四选修中文系的杜甫诗,不为杜甫,"为教杜甫的张之淦老师我喜欢"。除了年轻老师外,作者与之情深意笃、情意绵绵的男同学也有不少,甚至连女友之间也有类似恋人的情谊,如想要对仙枝托付终生(《陇上歌》)。由此可知,朱天文所写,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友情,是如清泉般沁人心脾的常人之情,诚挚的待人之道,一种贾宝玉式的施予广泛而又不落色境的"天生情种"(《俺自喜人比花低》)般的爱。   朱天文的这种"泛爱",其本质是一种对生活生命充满热爱、对自然万物心怀感激、对世间百态给予宽容的真性情,而它所否定的,是那种缺乏情调和诗意的"道学气"。如《贩书记》中描写不为爷爷所欣赏的男生,尽管懂得不少学问,却令人觉得他气息不通,原因就在这男生没有"诗意"。爷爷称︰当着年轻姑娘讲话,那言词举止之间总该有所不同罢,但是这男孩居然能视若无睹,可见是个没情调的;学问无论做得怎样高深,如果没有性情,便仍是身外之物,到头终归一场虚妄。一切学问,必是诗意的才是真学问。这或许可以解释朱天文格外

[1] [2] [3]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