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野象小姐

野象小姐

目录

野象小姐
在《最小说》发表过的作品
经典段落
  1. 大风
  2. 未抵达
  3. 幸福是哑巴
  4. 泼熄这一秒
  5. 倾一池温柔的废话
  6. 不能带你去
  7. 两小闲无猜
  8. 逾期不候
  9. 春雷惊虫鸟
  10. 消失


  

野象小姐

  原名:未知 英文名:zoic   出生年月1989-06-09   野象小姐是在《最小说》上以《大风》和《未抵达》等作品而迅速起红的作者。是新人里人气急升的作家   其写作手法细腻而又贴近生活中的事情,温暖而不失典雅。

zoic.

在《最小说》发表过的作品

  大风最小说2008年11月号未抵达最小说09年04月号上半月刊幸福是哑巴 最小说09年05月号上半月刊青梅无竹马最映刻09年05月号下半月刊生活的真相最映刻09年07月号下半月刊 嗨,你还在不在最小说09年08月夏日特刊泼熄这一秒最小说09年09月号上半月刊倾一池温柔的废话最小说09年09月号上半月刊不能带你去最小说09年10月号上半月刊两小闲无猜最小说09年11月号上半月刊逾期不候最小说10年01月月刊(铜赏)青春少年样样红最小说10年03月刊(金赏) 春雷惊虫鸟最小说10年04月刊(银赏)消失最小说10年06月刊

经典段落

大风

  “因为……你很重要。”他低下头,手不知该往哪里放。第一次看到他由於不知该如何解决当下的问题,而露初的慌张窘迫。   我一时语塞,眼泪又决堤似的往外涌。   “因为你很重要。”他顿了顿,抬起头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听好了,如果我叫男朋友,不一定要在一伸手就能抓到的地方,不一定要时时在身边。但是要从不吝啬说“我喜欢你”,要偶尔牵著我的手拉我出去散步,明确地告诉我,我是他的superwoman。   虽然,那人不是你。   我想,终会有那样的人,陪我静看风景,陪我头发花白地在庭院里嗮著太阳摇著摇椅死去。   很显然,那人更不可能是你。

未抵达

  长到一定年岁后,关于某些事情花图才逐渐体会。   比如宣姐姐和小武。   前者喜安稳,后者好漂泊。彼此生存方式迥异,耗去那么多年等待对方改变,本就是妄想和虚耗。到头来纵然心痛也是徒劳,各自散去。   时光最终教人清醒。   所谓人生,取决于,遇见谁。   某些人停留在年少的这头,而自己早已消失在时光的那头。   物较人情长。   崇拜,来得比暗恋更痛苦。   随时可能离开。永远在路上。绝不会为人和风景做长久驻足。像从不停顿的瞬间。   小武,是这样的人。   永远无法抵达。

幸福是哑巴

  “怎么了”晚上从图书馆一回寝室,便看到伏在桌子上哭得耸肩膀的某室友,我放下手里的书走过去。   “看到男朋友和别的女生很开心地讲话,就闹了小脾气。”   “没想当真,只想闹闹,结果那位却真的生气了。”   其他室友一人一语地解释着。   “什么大不了嘛,再找一个就是,谁稀罕他!”正哭着的女生抬起头,带着哭腔的声调很高,突兀得像黑板擦的棱尖锐角划过黑板。大家赶紧七嘴八舌地围上去安慰。   “话说,林王朵你有喜欢的人吗?”   “一直只见你埋头学习。”   “有吧。”   我转身去阳台收衣服,拉开玻璃窗,一阵大风把窗帘掀得老高。   “啊呀你从来没提过!我们认识不?”   “高中的。”   “有戏吗?”   “没戏就别瞎浪费时间了。旧情人谁没那么两个,都过那么久了谁记得谁啊。”   “呵。”   谁还记得呢。   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哈,这算哪门子爱情。”你把头转过去,靠向座椅靠背,挺了挺脊背。   ——“这叫合作愉快。”

泼熄这一秒

  人在爱情里,便盲了眼封了喉,哪里来的理智可言。从前最信不过的,便是“将某个人‘珍藏在心底’”的鬼话。如果只是沉默的珍藏,那所有的卑微和努力岂不是全部付诸东流。凭什么要把自己的心情粉饰得稳稳妥妥,凭什么要维持所谓表面的自在。喜欢他,恨不得站在世界顶峰,大声呼号着让全天下人都知道。可惜他连看也懒得看,像是统统与他无关。

倾一池温柔的废话

  若要珍惜谁,别挂嘴边;若喜欢谁,别挂嘴边;若你病痛、无助、寂寞,别挂嘴边;若你厌恶谁,同样别挂嘴边。立场太鲜明,情绪太明了,毫无悬念;太聒噪,姿态便低下去,惹人生厌。话语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东西。最苍白、最肤浅、最不靠谱。沉默,是高贵的技术活,它令情感无限绵长。   但我担心的是。   我不说,你是否能真正明了。   我害怕。   你转眼将我狠狠遗忘。

不能带你去

  你会遇见很多人。有人爱你,有人忌妒你,有人把你当做宝,有人不把你当回事。我不能带你去。   你的未来,统统要你自己负责。而我根本不能带你去。   感情最好的方式是,不给对方任何负担。   你是否原谅我的自私?   唐影舍不得醒,不记得是否坐过了站。似乎在梦里委屈地哭出了声响。   在是与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两小闲无猜

  年幼的失散,你的无视,重见时的尴尬沉默。在我对你彻底放弃,坚信你一定会从我生命淡出时,你出现。   有时候会突然冒出奇特的想法。   我七岁认识你,到现在二十岁,相识的时间是十三年。——我在你生命中占得比重是二十分之十三。   如果我三十岁。比重是三十分之二十三。   我四十岁,比重是四十分之三十三。   ……   于是当我活到一百岁,这个比重约等于一辈子。   ——我几乎,贯穿了你整个生命的始末。   ——XW他喜欢美女,就赐他个漂亮温柔又简单的女人做老婆吧,别再折腾他了;他喜欢耍聪明,希望以后所有事都能被他轻松搞定;他喜欢开怀大笑,干脆再也别让他陷入任何困境。   ——拜托众仙了。   ——他就是应该牛逼闪闪的,大跨步迈向永无止境的崭新生活。   ——没原因。   打开车窗 我看见满眼的金色阳光   迎面吹的风 狠狠拍着脸来自公路左边的海洋   口中唠叨的过往 不痛不痒全弹进烟灰缸   你的我的青春期 竟然如此漫长   你看这世界 多荒唐   我想我困了 如果生活只能是这样   嘿!我真的就要走了 哪怕一路跌跌又撞撞   吉他和梦想 啤酒和死党   反正绝对离开 这个鬼地方   去发光

逾期不候

  现在我知道,整个经过不是“爱不爱我”的是非判断题,而是ABCD的单选题。   你爱我,但你不要我。你选择跟你生活步调协调的别人。   就这么简单。   爱情这回事,哪里来的缘分使然。你遇见A,便是A;遇见B,便是B了。不要做“等待”这样的傻事,到头来你发现所有人都铆着劲儿往前冲了老远,只有你一个人傻兮兮地被抛在原地。   心动之后便会倦怠,甜蜜之后一定是疲乏。反正爱情,不都那样?   告诉别人也告诉自己,逾期不候。   隔了许久后梦见你。醒来对着漆黑的天花板发了许久的呆,终于流出眼泪。   夏日午后黏稠的空气,温热暧昧。你房间外的小阳台挂着你的黑衬衣,没有风,所以纹丝不动。地板上没了四处散落的电影光碟、杂志、饼干,而是干净又空旷。我与你盘腿对坐,中间是呼呼作响的摇头小电风扇。   你伸手摸我的脸,起身作势吻我。我躲过。沉默横亘在我们之间,巨大而无从跨越。目光疏离,轻轻掠过你的眼、你的眉宇、你的嘴,最后停在海岸线般寂寥的下巴,心里静得出奇。   我说:“有时候我们渴望爱,不是寂寞不是空虚,也不必羞于启齿。   “不是路途遥远没人陪,不是缺少温暖所以渴望拥抱。   “没有那么多冠冕堂皇的漂亮理由,不用粉饰地世间不可多得。”   定定地看着诧异又局促的你。   “需要爱情,只是人的本能而已。没有为什么。”我长叹一口气,轻松许多。风扇嘎吱嘎吱也搅不动黏稠的空气。   你沉了肩膀,坐定后挺了挺脊背。皱着眉头似笑非笑,眼里溢满宠溺的意味。   “我家千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醒?”   清醒是我,糊涂是我,要的不是我。   青春少年样样红   “……观众朋友们,今天的《夜色阑珊》也接近尾声。节目最后,我想点首歌送给一个朋友。”   “他在这个城市艰难地生活,比任何人都活得认真。”   “我并不比你更了解这个社会,没有资格对你说教。但当我学会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发现那些琐碎和平庸也弥足珍惜。”   “我听你节目挺多的。”没由来的一句话,让我愣了一下。   “是吗?”   “嗯。晚上10点多还要做工,老板怕我们睡着,就放收音机吵我们。”他撩了撩刘海儿,“他不知道,累得像条狗,听听收音机很不错,唯一娱乐了。”   “……”我夹着烟,抬起手腕蹭了蹭额头。   “我打过一次电话,点歌。”   “给谁呀?”   “一个老乡,”他扫了眼我面前的眼圈,迅速垂下眼。待我再次递过去,他犹豫了下还是接了。点上,皱着眉头狠狠吸了一口,“他给他们厂的机器油管吸油,用嘴。呛伤了肺。”   心头一紧   “那次那个公共电话是坏的,接通了没音。歌没点成。”   “……准备点什么歌?”   “好像叫……《青春少年样样红》,”他难为情地呵呵笑,“没听什么歌,从前一个兄弟老哼,觉得挺好。”

春雷惊虫鸟

  你看人该多奇怪,明明对“逝去的时光”“朋友的远离”这种东西感慨欷?#91;,放到现实却根本不想动身挽留。宁愿自个儿打通任督二脉后,炼出一颗锃亮坦然的心。或者第二种说法,是对无能为力的另一种乐观。是你的,横竖是你的,哪怕中间隔着无数干扰的闲杂人等信息,哪怕度过数都数不过来的年头,哪怕你不欠身子不伸手。这就像发狠爱一个人,没爱到。没爱到又能怎样呢?换一个爱呗。人的一生当然得遇到那么几个骗术一流的流氓和劈头盖脸的飞镖,不然又何苦叫做人生。   回归宿命论了。   而宿命论并不是叫你瞎消极,紧着一摊死水   生命河。张艾嘉给陶晶莹的一封信里写道:“我常在想,身边有多少人的生活是我不知道的。你和他和她,构成了最忙碌的十字路口里,最复杂的斑马线。人很难了解吗,也许是我们没有靠近吧。女人走自己的路,最美。聪明的你,一定在下一个街角,就找到你所想要的。”   宿命论只是叫你别钻牛角尖别跟自己死磕。一些东西听着了就听着了,看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