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傅恒

傅恒

目录

清大臣
生平
  1. 【傅恒的家世】
  2. 【辅佐乾隆】
  3. 【染病身死】
《清史稿》傅恒传
  1. 【平步青云】
  2. 【征讨大小金川】
  3. 【赞同出兵准噶尔】
  4. 【督师缅甸】
  5. 【英年早逝】
一代人臣——傅恒家族
  1. 【贵族名门】
  2. 【皇后姐姐】
  3. 【位极人臣】
  4. 【其子】
作家


  

清大臣

  傅恒(?—1770年)字春和,满洲镶黄旗人,富察氏,高宗孝贤皇后之弟。乾隆时历任侍卫、总管内务府大臣、户部 尚书等职,授军机大臣加太子太保、保和殿大学士、平叛伊犁统师。在军机处20余年,为乾隆皇帝所倚重。乾隆十三年(1748年)督师指挥大金川之战,降服莎罗本父子。乾隆十九年(1754年)力主清军攻伊犁,平息准噶尔部叛乱。后任《平定准噶尔方略正编》、《平定准噶尔方略前编》、《平定准噶尔方略续编》正总裁。撰写《钦定旗务则例》、《西域图志》、《御批历代通鉴辑览》等书。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在缅甸战役中染病,次年卒,乾隆皇帝亲临其府奠酒,谥文忠。嘉庆元年(1796年)赠郡王衔。

生平

【傅恒的家世】

  傅恒——李荣保的第十子,乾隆皇帝第一个皇后孝贤皇后的弟弟,嘉勇郡王福康安的父亲,这一切就决定了傅恒必然是乾隆朝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最初被授予侍卫,之后便平步青云,累进总管内务府大臣、户部右侍郎、军机处行走、内大臣、户部尚书、汇典馆总裁、侍卫内大臣、保和殿大学士、这一晋升过程,只有六年多的时间,而且年龄也仅有二十几岁,真可谓少年富贵。

【辅佐乾隆】

  乾隆号称十全老人,是因为他的十全武功,而对大小金川的战争,就包含在这十全武功之中下面。乾

隆十三年,清军在远征大金川的过程中连连受挫,正在乾隆对班师与否犹豫不决时,傅恒却毛遂自荐参赞军务。十二月,傅恒到达金川前线,他首先,识破并惩治了敌军的内奸,然后亲自勘察地形,整顿军纪,总结了历次战争的经验教训,制定出了新的战术,并在月之内打了几个漂亮仗。就在傅恒要一鼓作气荡平金川的时候,乾隆帝突然降旨班师。原来乾隆认为,平定金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办不好有可能使傅恒身败名裂。在班师诏书中,乾隆对傅恒大嘉赞扬,并封为一等忠勇公,赏四团龙补褂.三月,傅恒率兵回京,乾隆率皇长子率诸王大臣出迎,以视慰劳。不久,还为富察氏建立宗祠,并为傅恒建造府第于东安门内。   乾隆二十年。乾隆欲出兵伊犁。只有傅恒全力支持。协心赞画。在大军凯旋之时,乾隆帝在授傅恒一等公。

【染病身死】

  二十三年,乾隆对缅甸用兵,首战不利,傅恒在此请缨。四月到达前线,八月一切准备就绪率兵出发,连打数个胜仗,取得初步胜利。十一月,傅恒围攻老宫屯,清兵因水土不服,气候不适,大批染病,傅恒也因病不能再指挥作战。三十五年三月,傅恒返京。五月,病情加剧,七月病逝,享年不到50岁。乾隆亲临祭悼,谥号“文忠”与其他外戚不同,傅恒没有在京城坐享富贵,而选择了为国家出力,为皇帝分忧。这也就无怪乎乾隆对其用情至深,纵观大清王朝300年无数满大臣,功绩鲜有出其右者。傅恒的名字无疑在清史中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清史稿》傅恒传

【平步青云】

  傅恒,字春和,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孝贤纯皇后弟也。父李荣保,其父米思翰。傅恒自侍卫洊擢户部侍

傅恒手稿

郎。乾隆十年六月,命在军机处行走。十二年,擢户部尚书。十三年三月,孝贤纯皇后从上南巡,还至德州崩,傅恒扈行,典丧仪。四月,敕奖其勤恪,加太子太保。时讷亲视师金川,解尚书阿克敦协办大学士以授傅恒,并兼领吏部。讷亲既无功,九月,命傅恒暂管川陕总督,经略军务。寻授保和殿大学士,发京师及诸行省满、汉兵三万五千,以部库及诸行省银四百万供军储,又出内帑十万备犒赏。十一月,师行,上诣堂子告察,遣皇子及大学士来保等送至良乡。傅恒既行,上日降手诏褒勉。傅恒道陕西,言驿政不修误军兴,上命协办大学士尚书尹继善摄陕西总督,主馈运。入四川境,马不给,上又命尹继善往来川、陕督察。旋以傅恒师行甚速,纪律严明,命议叙,部议加太子太傅,特命加太保。固辞,不允,发京师及山西、湖北马七千佐军。傅恒发成都,经天赦山,雪后道险,步行七十里至驿。上闻,赐双眼孔雀翎,复固辞。

【征讨大小金川】

  初,小金川土舍良尔吉间其兄泽旺於莎罗奔,夺其印,即烝於嫂阿扣。莎罗奔之犯边也,良尔吉实从之,后诈降为贼谍。张广泗入奸民王秋言,使领蛮兵,我师举动,贼辄知之。傅恒途中疏请诛良尔吉等,将至军,使副将马良柱招良尔吉来迎,至邦噶山,正其罪,并阿扣、王秋悉诛之。事闻,上褒傅恒明断,命拜前赐双眼孔雀翎,毋更固辞。十月,至卡撒,以屯军地狭隘,与贼相望,且杂处番民巿肆中,乃相度移旧垒前,令总兵冶大雄监营垒。十四年正月,上疏言:“臣至军,察用兵始末:当纪山进讨之始,马良柱转战而前,逾沃日收小金川直抵丹噶,其锋甚锐。彼时张广泗若速进师,贼备未严,殄灭尚易;乃坐失事机,宋宗璋宿留於杂谷,许应虎败衄於的郊,贼得尽据险要,增碉备御。讷亲初至,督战甚急,任举败没,锐挫气索,军无斗志,一以军事委张广泗。广泗又为奸人所愚,专主攻碉。先后杀伤数千人,匿不以闻。臣惟攻碉最为下策,枪炮不能洞坚壁,於贼无所伤。贼不过数人,自暗击明,枪不虚发。是我惟攻石,而贼实攻人。贼於碉外为濠,兵不能越,贼伏其中,自下击上。其碉锐立,高於浮屠,建作甚捷,数日可成,旋缺旋补。且众心甚固,碉尽碎而不去,炮方过而复起。客主劳佚,形势迥殊,攻一碉难於克一城。即臣所驻卡撒,左右山巅三百馀碉,计日以攻,非数年不能尽。且得一碉辄伤数十百人,得不偿失。兵法,攻坚则瑕者坚,攻瑕则坚者瑕。惟使贼失所恃,我兵乃可用其所长。拟俟诸军大集,分道而进。别选锐师,旁探间道,裹粮直入,逾碉勿攻,绕出其后。番众不多,外备既密,内守必虚。我兵既自捷径深入,守者各怀内顾,人无固志,均可不攻自溃。卡撒为进噶拉依正道,岭高沟窄,臣当亲任其难。党坝隘险,亦几同卡撒,酌益新军。两道并进,直捣巢穴,取其渠魁。期四月间奏捷。”上以金川非大敌,劳师两载,诛大臣,失良将,内不怿。及是闻其地险难下,益不欲竟其事,遂以孝圣宪皇后谕命班师,而傅恒方督总兵哈攀龙、哈尚德等攻下数碉。上以金川水土恶,赐傅恒人蓡三斤,并及诸将有差,屡诏召傅恒还。又以孝圣宪皇后谕封一等忠勇公,赐宝石顶、四团龙补服。傅恒奏言:“金川事一误,今复轻率蒇事,贼焰愈张。众土司皆罹其毒,边宇将无宁日。审度形势,贼碉非尽当道,其巢皆老弱,我兵且战且前,自昔岭中峰直抵噶拉依,破竹建瓴,功在垂成,弃之可惜。且臣受诏出师,若不扫穴擒渠,何颜返命?”并力辞封赏,上不允,手诏谓:“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乃骠姚武人锐往之概。大学士抒诚赞化,岂与兜鍪阃帅争一日之绩?”反复累数千言,复赐诗喻指。   时傅恒及提督岳锺琪决策深入,莎罗奔遣头人乞降,傅恒令自缚诣军门。莎罗奔复介绰斯甲等诣岳锺琪乞贷死,锺琪亲入勒乌围,挈莎罗奔及其子郎卡诣军门。傅恒遂受莎罗奔父子降,莎罗奔等焚香作乐,誓六事:无犯邻比诸番,反其侵地,供役视诸土司,执献诸酋抗我师者,还所掠内地民马,纳军械枪炮,乃承制赦其罪。莎罗奔献佛像一、白金万,傅恒却其金,莎罗奔请以金为傅恒建祠。翌日,傅恒率师还。上优诏嘉奖,命用扬古利故事,赐豹尾枪二杆、亲军二名。三月,师至京师,命皇长子及裕亲王等郊迎。上御殿受贺,行饮至礼。傅恒疏辞四团龙补服,上命服以入朝,复命用额亦都、佟国维故事,建宗祠,祀曾祖哈什屯以下,并追予李荣保谥,赐第东安门内,以诗落其成。

【赞同出兵准噶尔】

  十九年,准噶尔内乱,诸部台吉多内附。上将用兵,谘廷臣,惟傅恒赞其议。二十年,师克伊犁,俘达瓦齐以归,谕再封一等公,傅恒固辞,至泣下,乃允之。寻图功臣像紫光阁,上亲制赞,仍以为冠,举萧何不战居首功为比。二十一年四月,将军策楞追捕阿睦尔撒纳未获,上命傅恒出视师,赴额林哈毕尔噶,集蒙古诸台吉饬军事。傅恒行日,策楞疏至,已率兵深入,复召傅恒还。

【督师缅甸】

  三十三年,将军明瑞征缅甸败绩,二月,授傅恒经略,出督师。时阿里衮以副将军主军事,上并授阿桂副将军、舒赫德参赞大臣,命舒赫德先赴云南,与阿里衮筹画进军。   三十四年二月,傅恒师行,发京师及满、蒙兵一万三千六百人从征,上御太和殿赐敕,赉御用甲胄。四月,至腾越,傅恒决策,师循戛鸠江而进,大兵出江西,取道猛拱、猛养,直捣木梳,水师沿江顺流下,水陆相应。偏师出江东取猛密,夹击老官屯。往岁以避瘴,九月后进兵,缅甸得为备。傅忄互议先数十日出不意,攻其未备,水师当具舟。上初命阿里衮造舟济师,阿里衮等言崖险涧窄不宜舟,傍江亦无造舟所。上又命三泰、傅显往视,言与阿里衮等同。及傅恒至军,谘土司头人,知蛮暮有山曰翁古多木,旁有

傅恒族谱

地曰野牛坝,野人所居,凉爽无瘴。即地伐木造舟,野人乐受值,执役甚谨。傅恒即使傅显佐莅事。舟成,督满、汉兵并从行奴仆,更番转搬。又得茂隆厂附近炮工,令范铜为炮。状闻,辄降旨嘉奖,为赋造舟行焉。傅恒初议自将九千三百人渡戛鸠而西,师未集,七月,将四千人发腾越。上以经略自将师寡,促诸军速集如初议。八月,傅恒自南蚌趋戛鸠。奏至,上方行围木兰,入围获狍,畀福隆安以赐傅恒。傅恒道南底坝至允帽,临戛鸠江,时猛拱大头人脱猛乌猛、头人贺丙等,诣傅恒请降。师至,脱猛乌猛将夹江诸夷寨头人来迎,与贺丙具舟。傅恒命分兵徐济,夹江为寨猛拱后土司浑觉亦请降,献驯象四。上赉三眼孔雀翎,傅恒疏辞。师复进,取猛养,破寨四,诛头人拉匿拉赛。设台站,令瑚尔起以七百人驻守。遂至南董干,攻南准寨,获头人木波猛等三十五人。进次暮腊,再进次新街。傅恒自渡戛鸠江,未尝与缅甸兵战,刈禾为粮,行二千里不血刃,而士马触暑雨多疾病。会阿桂将万馀人自虎踞关出野牛坝,造舟毕成,徵广东、福建水师亦至,乃合军并进。哈国兴将水师,阿桂、阿里衮将陆师,阿桂出江东,阿里衮出江西。缅兵垒金沙江两岸,又以舟师扼江口。阿桂先与缅兵遇,麾步兵发铳矢,又以骑兵陷阵,缅兵溃。哈国兴督舟师乘风蹴敌,缅兵舟相击,死者数千。阿里衮亦破西岸缅兵,傅恒以所获纛进。上复为赋诗,阿里衮感瘴而病,改将水师,旋卒。十一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