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风息神泪

风息神泪

目录

基本资料
代表作
关于医院地址
其他
是怎样一个人呢?
语录
性格


  

基本资料

  笔名|网名:风息神泪 神的瞳孔恶魔的泪   外号:浣熊   个人介绍:   

风息神泪

风息神泪,别无分号   1983年3月20日生   现居地:成都   年龄:27   名字由来: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山海经·海外北经》   主要活跃刊物:《漫友》系列及其下属杂志、作品   职业:动漫写手,成都第七人民医院的医生(大概)   爱好;旅游 爬山 钱 睡觉   宠物;一只狗(风来钱,已送人) 一只老鹰 (风睚眦,已放生)   主要创作经历:2003年底开始在《漫友》刊载文章,迄今为止发表超过20万字。   喜欢的漫画作品:《幽游白书》,《福星小子》,《TOUCH》   喜欢的动漫人物:诸星当,横岛忠夫,胜改藏。   喜欢的电影/音乐/文学作品:没有特别着迷的,基本上合胃口的都欣赏。   喜欢的颜色:浅蓝,深绿。   喜欢的动物/植物:狗,猫,浣熊,熊猫。味道好的植物都喜欢   除漫画以外喜欢做的事:因为兴趣变化太快,从钻研古代史到观察蚂蚁生态都干过,还是简洁归纳为“很多”吧。   喜欢睡觉和钱,脾气不好   无事勿扰   他(她)本人的论述:   喜爱的作家/漫画家:富坚义博,高桥留美子,安达充,九把刀。   兴趣:学雷锋,做好事,助人为乐!   写作风格自评:朴实刚健   创作经历:2003年12月出现在漫友漫画100特别企划栏目,此后一直在各动漫杂志上出没。   新浪BLOG:   倾尽天下,拱手河山   http://blog.sina.com.cn/havenwind

代表作

  《超合金社团》(脚本)   《星轨是天空的道路》(脚本)   《漫友》专栏   《亲小说》专栏“吃人道观” (已停刊)   《映色》专栏(已停刊)   《M13》(脚本,未启动)   《为龙》(脚本/主催)   《光煌》(脚本/主催)   《屁滚尿流SOS!》(脚本/主催)   《从辰》(与夏达合作,筹备中)   《如故》(主催)

关于医院地址

  成都某医院的医生嫌疑医院:   1、成都华西医院 (而且是内科)   地址:成都锦江河畔   2、华西妇女儿童医院   真名:   绝密档案,不过姓沈估计没有争议,还有名字里可能没有“风”字。   不过有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就是所有和他打过照面的人都称他为“沈风息”?

其他

  师兄:马(伯庸)   老师痛恨的人:出卖其的呼牙牙..   主角代表作:午夜灵异手册   据说他的前女友是一个同人女 (小古)   据说父亲开了三家医院。   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有自己的原则 。见解也有独到之处。对历史也有点研究(爱好)。   而且有一群热爱他以及想嫁给他的姑娘。   CHRY在《蕾丝》中说,他是福星!可事实并非如此!(我想说的是灾星)   面堂兄写过:《编辑部七夜怪谈》中有:   第一夜 我下来了   天色已经黯淡下来了……不过也没什么差别,南方特有的冷淡天色,无论晴雨,都是一样了无生趣的青灰色,只有在这样暮色降临的短短片刻,会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蓝——跟“晶莹”、“凄艳”一类唯美形容挨不上边,只让人觉得阴森……还有粘稠,好像云层之后有某种不怀好意的眼神在往下打量。   编辑部所在的旧式小楼出现在转角,50年代风格,方头方脑的建筑,本来很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滑稽感,却因为爬满墙壁的青苔、锈迹斑斑的铁门而让人横生不快。阴湿的暮色在背后衬着铁灰的砖墙,倒像一幅超现实的拙劣画作。   “混蛋!这破楼、破写手、破工作……统统在跟我作对!”   我一边喃喃咒骂着,一边小心绕过前院里堆积的水泥和碎砖……对了,还有这该死的施工现场!上个月编辑部里好像有人提过一句,因为做杂志的人手增多,要把旧楼加盖一层什么的……反正跟我也没有关系!一个苦哈哈的小编辑,大概也不具备搬进新楼层新办公室的资格吧?   然而一想到“编辑”两个字,酸溜溜的情绪立刻被愤怒取代了——没错!有的编辑能泡到美女漫画家,有的编辑能做出畅销书,为什么只有我!只有我摊上了风息神泪这个倒霉催的写手?!   一个月前就该交的稿子,从一开始催稿时的“哈哈哈哈~写了两百字啦~”到后来的“我昨天刚值了班又做了两个手术……”到最后的“你开着火车来撞我吧!世界就这样毁灭了也不错呢……”我的心情也在等待的拉锯中渐渐焦燥甚至毒辣起来——听说“倒毙在家中一个月无人发现被自养狗吃掉半边脸”这样的死法,很适合作家,而风息正符合“密闭居室”、“家中豢养大型犬”两个必要条件……   尽管在幻想中已用不同方式杀死风息几百次,但现实仍是:我必须在星期天的傍晚,跑回编辑部来查收风息的来稿,那据说“已经放到邮箱里”的稿子……   一楼大堂里空无一人,只有壁灯心灰意懒地发着白光,两张破旧皮沙发上倒映出同样了无生气的光晕。平时总是歪在上面似睡非睡的保安也没了踪影——当然,谁会衰到像我一样,休息日还巴巴地跑回来加班?   心不在焉地按下电梯按钮,桔红色的“1”字刚刚一亮,两扇铁门就“唿”地一声往两边打开,我几乎被吓得往后一闪——习惯了上下班与一堆同事争抢电梯,已经接受不了独享和快速的服务了吗?苦笑着摇摇头,踏进了电梯门,铁门带着隐秘的轰鸣合拢之前,门厅的灯光闪着“噼啪”变得惨青……   上升时轻微的失重感消失的时候,我正低头摆弄着手机。有段日子懒得充值了,上一张卡想必是快要油尽灯枯,催债样繁复的提醒短信已经连追了好几条——干脆一看地址就直接删除……一边打开第二条短信,一边往外迈步,映出“7”字楼层号码的手机屏上,正显示着风息那独特的无赖语气——“忘了说:放到邮箱里的是,前半截文稿哦~后半截明天请早……”   “迟早有一天我要追债追到地狱里去……”   “砰”一声响打断了心中的诅咒,额头传来的一阵钝痛提醒一个事实——我没能走进位于7层电梯口的编辑部,而是撞在坚硬的玻璃上?   是的,电梯口与编辑部前台之前,有一层厚厚的玻璃门,但它轻易是不会关闭的啊?除非是值班的李师傅也离开房间——就算是星期天,勤勤恳恳的李师傅也不会轻易走开的,以前也颇有过几次假日加班经验的我,是再清楚不过的啊!   就在这一错愕的工夫,身后的电梯门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响,铁门以闭合的姿态在我眼前停留了一瞬间——随后,仿佛是最荒诞的梦魇降临,伴着“轧轧”的轰鸣声,消失在下方幽深的黑暗之中……   不知道呆站了几秒钟还是几分钟,浓稠的黑影之中,我只听得到自己惊惶失措的心跳声——玻璃门后有一个小小的应急灯泡,那一点点聊胜于无的微光,堪堪地勾勒出眼前的险境——电梯口与玻璃门之间,有不到二十厘米宽的一段空地,在平时没有门禁阻挡的情况下,紧连着门厅的地板,出了电梯一步即可跨过,谁会多留意呢?——可是就在刚才,如果不是我正好站在这一小条空地上,如果再往后退个一两厘米,现在已经随着电梯的下沉而失脚坠落,粉身碎骨了吧?   门把手在上锁的里侧,光滑的彼方并没有什么可以把握凭依的所在,我只有尽量把身子往里缩一缩,紧紧贴住冷冷的玻璃。瞠目结舌地看着前方——那原本是电梯的空间,现在只隐隐露出钢铁管道峥嵘的影子。盘根错节的金属微光,一直向下沿伸着,伸到没有光的所在,下方深不见底的暗色中,传来低低的机械转动的声音,那样遥远又清晰,没有一点人气的沉沉呼啸……

风息的彩画

  ————————————————————   风息本人深不可测,表面上看是个只会画鸡仔的写手,但实际上绘画水平却很高。   参加过在07年的某本银魂同人志的制作。右边这幅图是出自风息手的画。(舒克贝塔的同人)在超合金第三本单行本中也画过。总之风息的绘画水平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鸡仔

  

为龙组 死欧死 风息(爱丽丝)X真A(鸡仔)

  作者:风息神泪(爱丽丝)X真A(鸡仔)<<——我真的没有写错,你真的没有看错

是怎样一个人呢?

  懒惰,贪睡,爱财,毒舌,拖稿……   明明是个有着众多缺点的人,到底,为什么还是这么喜欢呢?   是因为他像高野恭平那样,同属于闪亮生物吧,所以才会那么吸引人。   相比那些完美的,闪耀如日的明星,他少了一份高高在上,那些小缺点只会让他更亲切、更可爱。   细翻他的文字,网络日记,虽名日记,但因是给众人看的,所以多少会有所。谁也不敢把最真实的自我展现给世人,因为那一面最软弱、最无防备,既使是这样还是可以在字里行间找到些许真实的碎片,慢慢拼起他的另一面。   他说请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捐衣服;他对《东京审判》的态度;他评价他所看的书;他愤慨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他在地震之后的涉险救人;他在《为龙》卷尾对阿耀的倾情告白;他为贫困山区学校捐赠的三间图书室。   他热爱生命即使经常抱怨,时时遇上衰事,但仍珍惜生活,没有厌世情绪。他看重朋友,友情十分纯净,虽有彼此吐槽、挖苦不断,但仍是会在危急时无条件的伸手,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付的。没有互相伤害、揭对方伤疤,朋友们处处护着他,而他,应该也是一个值得保护与夸赞的人吧?   他热爱国家、关心时局、忧国忧民之心只隐在心底,赋予行动,而不是仅仅表面露着的炫耀。始终是在积极的面对着这个世界,积极的生活着。就算是不愉快、累、麻烦事一堆不良情绪在心中翻腾,最后表现出来的还是尽量轻描淡写的过场。虽然看上去玩世不恭却在内心有着不可动摇的原则。   所有这一切,像是一颗颗珍珠,一一串成一张珠帘。帘上赫然写着:   倾尽天下,拱手山河   风息神泪!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