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若泽·萨拉马戈

若泽·萨拉马戈

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葡萄牙若泽-萨拉马戈 获奖作品:《盲目》 获奖原因:“由于他那极富想象力、 同情心和颇具反讽意味的作品,我们得以反复重温那一段 难以捉摸的历史。”

目录

简介
生平
  1. 第一本小说
  2. 第一部长剧
  3. 戏剧
  4. 喜剧
  5. 电视音乐节目
  6. 巡回演出
创作灵感
荣誉
关注理性


  

简介

  

葡萄牙作家若泽·萨拉马戈 :萨拉马戈是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获诺贝尔奖的葡萄牙作家,他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销售超过350万册,其中包括中文版的《修道院纪事》和《失明症漫记》 (《盲目》)。萨拉马戈1922年生于里斯本北部一个小村庄,葡萄牙当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他享誉国际,作品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天地茫茫,但一对深爱的情侣饱受着磨难,竟无容身之地。小说真实与虚幻互为交织,气势恢宏,语言生动,不愧大家手笔。萨拉马戈遣词造句时的明快与简洁,以及在简洁中所涵托的饱满情绪,从这种情绪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作家在写作中的快乐,并因此受到感染进入漫游陌生之地的精神历程。这是所有杰出作家的共同处,核心的秘密在无边无际的语词丛林中。   萨拉马戈1922年出生,1947年出版首部小说《寡妇》,1995年获葡萄牙语文学最高奖卡蒙斯奖,199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萨拉马戈一生创作了数十部小说和其它文学作品,是葡萄牙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家。   萨拉马戈2010年6月18日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的家中去世。葡萄牙外交部宣布,政府决定派飞机前往加那利群岛,将萨拉马戈的遗体接回里斯本,并于里斯本举行葬礼。[1]

生平

  

泽•萨拉马戈

若泽•萨拉马戈1922年生于里斯本北部一个名为阿金尼亚加的小村庄,父母都是农民。由于经济原因,高中时他被迫放弃了学业,转而学习为就业做准备的技术。之后他辗转于国内的各个服务行业,最后的职业是焊机售货员。

第一本小说

  1947年,他的第一部小说出版,萨拉马戈从焊工一跃成为文学杂志。在接下去的18年中,他除了作为一记者出版零星的作品外,主要的精力花在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与当权41年的独裁者的斗争上,后来他专心致力于小说和戏剧写作。   1954年达里奥•福与著名女演员拉梅结婚。拉梅出身戏剧世家,她8岁起便跟随父母的流动剧团到处演出。她们是1951年在米兰的一次时事讽刺剧演出中认识的,从此成为最亲密的同志和最和谐的合作伙伴。他的戏剧有相当一部分是和他的妻子合作的。夫妇俩曾替一份周刊写专栏文章,用喜剧笔法针砭时弊,并且组成家庭剧团巡回演出。他们将当地的历史加以戏剧化再现的艺术手法和拉梅本人无可置疑的演出才能都是福后来戏剧创作中的重要元素。

第一部长剧

  

泽•萨拉马戈

1955年他完成了第一部长剧《大天使不玩台球》,从此放弃了原来的戏剧样式,转而模仿布莱希特的史诗剧——他对苏联诗人、戏剧家马雅可夫斯基和德国表现主义小说家、诗人、戏剧家布莱希特极有兴趣。福的作品为50年代的意大利观众提供了一种省察当下历史的全新的、奇特的角度。他的立意激烈的《极端健康》1954年在米兰小剧院演出时引起了各界的恼怒和严厉谴责,权力剧团也随之解散。此后福一度赴罗马涉足电影编剧,最重要的作品是1956年的《疯子》一片,同时他还为电视台写了电视剧《五里拉的小钱》。

戏剧

  

泽•萨拉马戈

1956年,福重回戏剧舞台,在米兰小剧院陆续上演了《小偷、模特和裸女》四部曲系列的前三部作品:《一个光身男人和一个长尾巴男人》、《死鬼们通信、男人们脱衣》、《不是所有的床都是坏事》(最后一部《粉刷工们没有回忆》至1975年才在该剧场上演)。1958年,福又为都灵固定剧院的“最后的喜剧家”活动创作并演出了四部剧。1959年,福开始作为艺术指导为电视台每周一次的音乐讽刺剧《谁看见了》工作。同年,他们夫妇俩创建了自己的剧团福—拉梅剧团,拉梅任女主演,福担任编剧、导演、男主角和丑角,这个剧团直到1967年才解散。   从1959至1967年初,论者称之为达里奥•福的“中产阶级时期”。这一段时期是意大利社会经济复苏的所谓“经济奇迹渐次显形,达于鼎盛又破产”的时期:工业起步、投机盛行、商人倍增、进入了所谓福利社会,而社会各阶层的力量也角逐争斗,联合、分化再组。

喜剧

  

泽•萨拉马戈

1959年,福在米兰德奥翁剧院上演了《大天使们不玩台球》,这是一部轻松幽默的喜剧,但是所含的社会批评视点一如既往。写的是,小伙子隆哥受一群小伙子愚弄,以为自己娶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安杰拉,不久发现安杰拉其实是个妓女。在一系列复杂离奇的事件后,隆哥从睡梦中醒来:这一切原来都只是一场梦。隆哥非常痛苦,认为他已经失去了安杰拉。他痛骂和他一起玩台球的大天使们。而隆哥的梦也是一个预言:梦中婚礼场面的一切都在现实中重演了。在现实中隆哥控制住了局面,并最终得到了心爱的姑娘安杰拉。这部戏有许多梦幻场景、错认、戏中戏,还有古典“艺术喜剧”的典型身体噱头。比如,当医生把耳朵贴到隆哥的胸前听心跳音的时候,那群小伙子站成一列,都作出同样的听诊姿势;在罗马政府内阁中的狂欢中,当隆哥试图索要他的津贴时,面前是一排小隔间和关着的百叶窗,但是他却从窗子底下抓住了办事员们脖子上挂着的印章,盖在他的文件上;以及隆哥在狗窝里扮演狗的滑稽场面、充斥于舞台上的丢裤子的滑稽表演等。虽然这是一部中产阶级戏剧,但达里奥•福后来的政治倾向已隐约可见。此剧为他赢得了世界声誉。

电视音乐节目

  

泽•萨拉马戈

1962年,福和拉梅参与了红极一时的电视音乐节目《如歌》的演出,由于无法忍受当局对节目的审查,二人拂袖而去。从此他们公开以叛逆者的面目出现。他们创作了许多尖锐的具有论战性的关于意大利社会和政治的讽刺剧和闹剧,用漫画和插科打诨的手段笑天下可笑之人。他们先后在米兰奥德翁剧院上演了《他有两支长着白眼睛和黑眼睛的手枪》(1960),《偷一只脚的人会在爱情上走运》(1961),《伊莎贝拉、三匹马和一个骗子》(1963),《第七戒:少偷一点》(1964),《总是魔鬼的错》(1965)。他们还在都灵卡里纳诺剧院上演了《我们讨论,我们歌唱》(1966),在意大利著名的曼佐尼剧院上演了《要滚蛋的小姐》(1967)。这些作品“政治化”、通俗化倾向越来越强,也越来越不符合中产阶级审美趣味,越来越刺目刺耳。他大量借用、化用民间歌谣曲调,不遗余力地展示通俗文化的无穷魅力。这些作品被称为“人民政治戏剧”。   1969年,福在米兰上演了《滑稽神秘剧》,这部戏以中世纪寓意剧的形态进行结构,并有效地利用了丑角艺术的技巧,用十分灵活的手段处理当代意大利的社会、政治和文化病症。这部剧由一系列单人独白剧组成,每一单元的首尾两段独白均是直接针对观众而发。他形容这是“反向的拼死一搏”,对观众来说也是全新的“镇静体验”。全剧的主题是人类的苦难、怜悯和尊严。福告诉人们,一无所有的人们仍然有“笑”这个武器。

巡回演出

  

泽•萨拉马戈

1970年,福与夫人拉梅一起创建了演剧团体“公社”,巡回演出于工厂、公园、体育场等公共场所,他们的团址最初也就设在科来达大街的一处工棚内。这一年,不畏强权、维护正义的福,在黑手党横行的米兰写成了剧本《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70年代他们合作的戏还有:讽刺60年代末70年代初暴政和恐怖主义的《联合起来共同战斗,但请你原谅,你不是老板吗》(1971),《砰、砰、砰谁来了原来是警察》(1973);反应妇女问题的《让我们谈谈女人》、 《上床、吃饭、去教堂》 、 《成人的兴奋》和《两贼之间》 。1980年,美国政府拒绝发给福入境签证,因为他是个支持囚犯组织的会员,同时他又是个共产主义者,是意大利左派的代表。1984年,在里根总统的干预下,他才得以和妻子前往纽约,观看《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的演出。进入老境,他们夫妇俩的麻烦事还是不少,1997年5月,福差点被人绑架,警方从一个名叫瓦拉里奥•雷蒙迪的绑架者的交代中得知,他曾计划在意大利北部亚德里亚海滨的别墅中绑架这对老夫妇,以便狠狠敲诈一笔。他们正致力于妇女题材的作品。福还为夫人写了表现女权运动的剧本,结集成《女性角色》 ,剧中讽刺了意大利传统男人对女人的看法,由他的夫人在欧美各地演出。 《大胸魔鬼》 ,最近完成。在他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此剧正在意大利公演。诺贝尔奖文学奖委员会称他“擅长以中世纪弄臣的方法来痛斥当权者,进而维护受压迫者的尊严”。他的作品“同时具有逗人发笑,引人入胜并为读者提供多种视角的力量”。的确,在嬉笑怒骂和严肃的反省中,他使人清楚地看到权贵的真面目和社会的不义,因此获得了“人民戏剧家”的称号。   1996年他70大寿时说:“写了47个剧本,导演过80出戏,谱了70首歌曲,还画了数不清的画,我此生无憾。”    1982年小说《修道院纪事》的出版使他获得巨大成功。   1996年初,萨拉马戈从巴西总统手中接过了1995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