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严歌苓

严歌苓

严歌苓 严歌苓,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是海外华人作家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以中、英双语创作小说,是中国少数多产、高质、涉猎度广泛的作家。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历史的重新评价,都折射出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等。代表作品:《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赴宴者》、《扶桑》、《穗子物语》等。 中文名: 严歌苓 国籍: 美国 民族: 汉 出生地: 上海 出生日期: 1957年11月16日 代表作品: 《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赴宴者》《扶桑》《穗子物语》

目录

人物介绍
个人经历
人物自述
名家点评
作品年表
  1. 长篇小说
  2. 中、短篇小说集
改编经典
  1. 其他影视改编作品
所获奖项


  

人物介绍

  严歌苓,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是海外华人作家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以中、英双语创作小说,是中国少数多产、高质、涉猎度广泛的作家。其作品无论是对于东、西方文化魅力的独特阐释,还是对社会底层人物、边缘人物的关怀以及对历史的重新评价,都折射出复杂的人性,哲思和批判意识。代表作品:《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赴宴者》、《扶桑》、《穗子物语》、《天浴》、《寄居者》、《金陵十三钗》等等。   严歌苓身兼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奥斯卡最佳编剧奖评委。其作品被翻译为英,法,日,泰,荷,西等多国文字。   被称为“翻手为苍凉,覆手为繁华”的严歌苓,小说以刚柔并济、极度的凝练语言,高度精密、不乏诙谐幽默的风格为内在依托,与其犀利多变的写作视角和叙事的艺术性成为文学评论家及学者的研究课题,在多个国家已开展严歌苓文学研讨会。其创作的“王葡萄”,“扶桑”,“多鹤”等主人物开创了中国文坛全新的文学形象。   严歌苓几乎每一部作品都荣获了国内外各种重要文学奖项。代表作品《扶桑》以充满寓意的中西方文化跨景观,荣获台湾“联合报文学奖长篇小说奖”,并成为2002年美国《洛杉矶时报》年度十大畅销书之一。她的《天浴》、《扶桑》、《花儿与少年》、《老人渔》、《灰舞鞋》、《谁家有女初长成》、《金陵十三钗》、《拖鞋大队》(《北京文学》年度中篇小说榜首)、《白蛇》、《小顾艳传》、《人寰》(获台湾中国时报 “百万长篇小说奖 ” 以及上海文学奖)、《少女小渔》(根据此作改编的电影获亚太影展六项大奖)、《女房东》、《海那边》等长中短篇小说获得了一系列文学大奖,并引起海内外读者关注。其中《天浴》由陈冲拍成电影后获金马奖7项大奖和1999年美国《时代》周刊十大最佳影片奖。   长篇小说《第九个寡妇》(获中华读书报“2006年度优秀长篇小说奖”、新浪读书网“2006年度最受网友欢迎长篇小说奖”),《小姨多鹤》获《当代》长篇小说“五年最佳小说”、2009年“中山杯”华侨文学奖最佳小说、收录新中国60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600本书。《The Baquet Bug(赴宴者)》荣获华裔美国图书馆协会授予的“小说金奖”,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被评为五星级图书,美国《时代》杂志给予整版介绍,英国BBC广播作为“睡前一本书”整篇朗读。2010年,荣获第三届中国小说协会长篇小说奖。

个人经历

  严歌苓生于上海,在安徽马鞍山长大。父亲和爷爷是作家,母亲是演员。在知识分子家庭的熏陶下,从小阅读了大量的文学著作,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   她前半生戎马中国,后半生寄居海外,跟随外交官丈夫游历各个国家。   12岁,严歌苓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作为舞蹈演员,在祖国大江南北奔波巡演。20岁时,严歌苓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担任战地记者。那些伤员对生命的渴望,深深震撼了她。从此,她成了各种反战活动的积极分子。从前线医院回来后,严歌苓含泪写下一些诗歌、短篇小说,并开始在军区报纸上发表文章。1978年发表处女作童话诗《量角器与扑克牌的对话》。1980年发表了电影文学剧本《心弦》,次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摄成影片,《心弦》以生动流畅的语言,感情描写细腻准确,耐人寻味,获得各界好评。仅仅只有二十余岁的严歌苓开始在文坛崛起。自1983年起,严歌苓从成都军区文工团调到铁道兵政治部创作组任创作员。   继《心弦》之后,严歌苓相继创作了《残缺的月亮》、《七个战士和一个零》、《大沙漠如雪》、《父与女》、《无冕女王》等大量的电影文学剧本,这些剧本虽然由于种种原因许多未能摄成影片,但从中不难看出严歌苓超人的艺术才华。生长在和平环境中的严歌苓,常常把目光投入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在描写气势弘大的战争场面的同时,又能加入自己独特的视角,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艺术风格。   除电影文学创作外,严歌苓还创作了大量小说。自1981年至1986年,她陆续发表了短篇小说《葱》、《腊姐》、《血缘》、《歌神和她的十二个月》、《芝麻官与芝麻事》,中篇小说《你跟我来,我给你水》,长篇小说《绿血》、《一个女兵的悄悄话》、《雌性的草地》等,多次在国内获奖,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随后,严歌苓进入鲁迅文学院作家研究生班,与莫言、余华、迟子健同学。1988年由严歌苓创作的电影文学剧本《避难》再次被搬上银幕,严歌苓又一次把独特的艺术视角投入战争,通过几个女性的遭遇来表现战争的残酷,博得影坛内外的一致好评。同年应美国新闻总署之邀访美,进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文学写作系就读,获艺术硕士学位,并获写作最高MFA学位,成为哥伦比亚艺术学院百年建校首位华人校友。由她编剧的电视剧《新大陆》是反映留学生生活的成功之作。   为了把戏剧冲突较强的故事写得贴切,她选择多接触与故事中人物类似的人,走访各地采访,搜集资料。此后的十多年,她写出了《一个女人的史诗》、《穗子物语》、《天浴》、《扶桑》、《人寰》、《少女小渔》、《女房东》、《无非男女》、《第九个寡妇》、《白蛇》、《小姨多鹤》、散文集《波希米亚楼》等几乎每部都获得国内外重要奖项的作品,并多次在国内外高校和文学研讨会上演讲。其中《波希米亚楼》收录了多篇演讲稿,文学评论,电影评论等。   2009年,严歌苓再次创新笔触,出版了关于二战期间的上海与犹太族人的故事《寄居者》,并担任电影《梅兰芳》编剧,中文版讽刺小说《赴宴者》引进出版。   长篇小说《补玉山居》、《老师好美》等也即将出版。

人物自述

  对于创作,她说:   “过去写《白蛇》《扶桑》等小说的时候,每每在写作前挖空心思地去思考结构,非常艰难地想一个作品的形式,希望有所创新,然后呕心沥血地去写。结果作品出来,除了专家认可外,读者并不买账,还常被人讥笑为‘雅不可耐,高不胜寒’。当我不去考虑那些复杂的东西,平铺直叙地去讲故事时,反而受到读者喜爱,就像我最近一些年写的《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这样的小说,写得舒畅极了,根本没有觉得有任何难度。   “然而这也正是她的悲哀,因为一旦创新就可能失去读者,我想这也是每个作家的悲哀,谁都不希望受到冷落,我当然也不希望,我不想听到读者说,你写的东西我怎么看不懂。我不想失去现在已经拥有的读者群,我还没有牢牢抓住他们。让我和读者再紧密结合一阵后,我再去创新另外的小说形式。”   游走于中西方文坛,严歌苓说:   “我就是一门心思地过自己的生活,读书、写作,生活比较单纯,没有什么杂念,欲望也不大。这是我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准则,所以我想好好写一些中国文字出来,中国文字是一种非常美的文字,至今为止还不被世界上讲其它语言的人欣赏,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中文是一个这样美丽、古老、含蓄的语言,如果用中文写的那么直白的话,他就不可能是好文章。中国老说文贵于曲,人贵于直。在英文来说,你过于曲的写法,过于含蓄就不行,人家就看不太懂。我的英文小说远不如中文老成,含蓄。英文中的我是幽默,直接,有时是生猛的。这是两种不同的个性特质。”   “中国语言,它是一个全人类语言发展的例外。他保持了很多鲜明的、强烈的语言视觉性,其他的语言是根据人的声音去发展的。从这点看来,把英文完全变成中文或者把中文完全变成英文,中间有许多妥协,不失去什么不可能的。作为我个人经验,既有把英文变成中文,也有把中文变成英文的,中国文学基数大,在国外翻译的数量少,很多外国人不了解,至今对《红楼梦》不熟识,我很不服气。这是我感觉最大的困惑,也是无奈的地方。我希望能写更多的小说,让国外读者也能够读到,能将中国小说,甚至中文推出去。”   尽管有改编剧本的经验,但严歌苓表示一般情况下她是不会亲自操刀改编:   “作家长期从事编剧工作对写小说有伤害。比如说做编剧,每个情节都要完成一个任务,这样才能把剧情向前推动一步;每个人讲话,话里必须暗含一个动作,这个动作还要把剧情飞快地往前推进。所有这些对写小说来说是有负面作用的,因为小说的叙事通常是缓慢的,富有张力的。因此经常看到一些原本小说写得很好的作家,一旦当久了编剧,就写不出好小说了。在好莱坞的编剧像流水线,我写出的剧本也很少。”   有人将严歌苓与张爱玲比较,为此严歌苓说:   “我很喜欢张爱玲,但是与她的经历不一样。张爱玲只会有一个。张爱玲伟大就是她把上海写成她的了,就像福克纳把他的小镇写成了福克纳的,马尔克斯把他的小城写成了马尔克斯的。而我写的上海是我自己的。我前半生戎马中国,后半生寄居海外各国,走过西藏,在山西的辽原上观望,特别是少年到青年时代,军队生活给我的烙印最深,那是人生在形成世界观的时候。”   有人说严歌苓是最有竞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家,为此严歌苓有些按耐不住:   “为什么中国有些作家老作诺贝尔梦?这就跟冲击奥斯卡奖一个道理。我觉得得奖固然不是坏事,但是得这两项奖未必都是好作品。好多好作品它没有得,相反它们都流传下来了,甚至得了奖的也有没有流传下来的。大量得奖的都没有流传下来。咱们自己在国内这样,让人家看了很笑话的。”   “国外的人总觉得中国怎么总是这样,要冲进哪里,打入什么,要夺什么东西,我觉得这都不搭界的事情,大家把这事也看得很重。”   “那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