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文摘 | 名人茶馆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名人财富 | 名人文化 | 图片中心 | 名人漫画 | 成语故事 | 名人书画 | 名人介绍 | 专题
人文 皇帝 | 皇后 | 哲学家 | 思想家 | 佛学家 | 武术家 | 宦官 | 科学 数学家 | 物理学家 | 化学家 | 医学家 | 生物学家 | 人类学家
体育 足球明星 | NBA球星 | 奥运冠军 | 艺术 画家 | 书法家 | 雕塑家 | 文学 诗人 | 词人 | 作家 | 翻译家

白先勇

白先勇

白先勇 白先勇(1937年7月11日-),回族,台湾当代著名作家,生于广西桂林。中国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之子。白崇禧,字健生,广西临桂人,与李宗仁、黄绍竑被称为桂系三巨头,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 中文名: 白先勇 国籍: 中国 民族: 回族 出生地: 广西桂林 出生日期: 1937年7月11日 职业: 作家,昆曲制作人 代表作品: 《台北人》,《游园惊梦》,《纽约客》 父亲: 白崇禧 创作时期 : 1958年至今

目录

成长经历
人物评价
关于同性恋
信仰
出版履历
主要著作
推广昆曲
编著、主编的昆曲推广读物
昆曲大型舞台公演制作


  

成长经历

  白先勇7岁时,经医诊断患有肺结核,不能就学,因此他的童年时间多半独自度过。抗日战争时他与家人到过重庆,上海和南京,后来于1948年迁居香港,就读于喇沙书院。不久之后在1952年移居台湾。   1956年在建国中学毕业后,由于他梦想参与兴建三峡大坝工程,以第一志愿考取台湾省立成功大学(今“国立”成功大学)水利工程学系。翌年发现兴趣不合,转学“国立”台湾大学外国文学系,改读英国文学。1958年,他在《文学杂志》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金大奶奶》。两年后,他与台大的同学欧阳子,陈若曦,王文兴等共同创办了《现代文学》杂志,并在此发表了《月梦》、《玉卿嫂》、《毕业》等小说多篇。   1962年,白先勇的母亲马佩璋去世。据他自传文章《蓦然回首》提及,“母亲下葬后,按回教仪式我走了四十天的坟,第四十一天,便出国飞美了。”母亲去世后,他飞往美国爱荷华大学的爱阿华作家工作室(Iowa Writer's Workshop)学习文学理论和创作研究,当时父亲白崇禧也来送行,也是白与父亲最后一次会面。   关于母亲的去世,他感受到“母亲一向为白马两家支柱,遽然长逝,两家人同感天崩地裂,栋毁梁摧。出殡那天,入土一刻,我觉得埋葬的不是母亲的遗体,也是我自己生命一部份”《蓦然回首》,以致初到美国时,无法下笔写作。直至同年圣诞节於芝加哥度假,心裏感触良多,因而再次执笔,写成《芝加哥之死》,于1964年发表。论者以为,这是他的转型之作。夏志清称此文“在文体上表现的是两年中潜心修读西洋小说后的惊人进步”,而“象征方法的运用,和主题命意的扩大,表示白先勇已进入了新的成熟境界”。   1965年,取得爱荷华大学硕士学位后,白先勇到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教授中国语文及文学,并从此在那里定居。他在1994年退休。1999年11月1日发表《养虎贻患-父亲的憾恨(一九四六年春夏间国共第一次“四平街会战”之前因后果及其重大影响)》(台北《当代》第147期)一文,为父亲白崇禧立传。今天白先勇的家族大多居住在台湾。   白先勇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散文集《蓦然回首》,长篇小说《孽子》等。白先勇吸收了西洋现代文学的写作技巧,融合到中国传统的表现方式之中,描写新旧交替时代人物的故事和生活,富于历史兴衰和人世沧桑感。   2004年,由中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部作品集《青春·念想——白先勇自选集》,以及新作《奼紫嫣红牡丹亭》。白先勇喜爱中国地方戏曲昆曲如《牡丹亭》,对于其保存及传承,亦不遗余力。

人物评价

  旅美学人夏志清教授曾说:“旅美的作家中,最有毅力,潜心自己艺术进步,想为当今文坛留下几篇值得给后世朗诵的作品的,有两位:於梨华和白先勇。”他甚至赞誉白氏为“当代中国短篇小说家中的奇才,五四以来,艺术成就上能与他匹敌的,从鲁迅到张爱玲,五六人而已。”也因如此,白先勇2008年获聘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文学院荣誉院长职务。   欧阳子认为,“白先勇才气纵横,不甘受拘;他尝试过各种不同样式的小说,处理过各种不同类式的题材。而难得的是,他不仅尝试写,而且写出来的作品,差不多都非常成功。白先勇讲述故事的方式很多。他的小说情节,有从人物对话中引出的《我们看菊花去》,有以传统直叙法讲述的《玉卿嫂》,有以简单的倒叙法 (flashback)叙说的《寂寞的十七岁》,有用复杂的「意识流」(stream of consciousness )表白的《香港——一九六0》,更有用「直叙」与「意识流」两法交插并用以显示给读者的《游园惊梦》。他的人物对话,一如日常讲话,非常自然。除此之外,他也能用色调浓厚,一如油画的文字,《香港——一九六○》便是个好例子。而在《玉卿嫂》里,他采用广西桂林地区的口语,使该篇小说染上很浓的地方色彩。他的头几篇小说,即他在台湾时写的作品,文字比较简易朴素。从第五篇《上摩天楼去》起,他开始非常注重文字的效果,常藉著文句适当的选择与排列,配合各种恰当『象征』(symbolism)的运用,而将各种各样的『印象』(impressions),很有效地传达给了读者。”

关于同性恋

  白先勇曾在香港公开表示自己为同性恋者,但在台湾公开场合极少提及自己的性倾向。白先勇曾说,他相信乃父知道其同性恋倾向,但并没有真正和他谈论过此事。   白先勇唯一的长篇小说《孽子》(1983年)除骨肉亲情外,书中对于台北部分男同性恋社群的次文化,以及同性性交易等情节不避讳的描写,格外引人注意。《孽子》以一名因其同性性倾向遭乃父逐出家门的少男「李青」的视角,讲述一群以1970年代台北新公园为集散地,不为主流社会所接纳的男同性恋者的故事;而作者对于父子亲情的描写,亦为本书之主题。2003年,台湾公共电视台将其改编拍摄为同名电视剧,引起社会上各种关於同性恋议题的谈论。   在2002年的《扬起彩虹旗》新书发表会上,台湾同性恋权益运动者陈俊志指责白先勇与舞蹈家林怀民对台湾同志运动没有尽心尽力。然而,关于出柜名人在同志权益运动中之社会义务,各方看法殊异。

信仰

  【何荣幸、李维菁、谢锦芳、郭石城、高有智/专访】   问:您的作品受回教影响多,还是佛教?   答:佛教。我受到回教血液叛逆的、非正统的影响,但我对伊斯兰教在宗教教义上面不是很近。我念过天主教学校,在香港念初中时我是背圣经的,但慢慢的年纪大一点了,我想皈依的,偏向了佛教。   问:您撰写父亲传记已经发表了三篇专文,如何以文学家进行历史功过评断?   答:我父亲从参加辛亥革命、北伐、抗战、国共内战到台湾,与中华民国、国民党有长达半世纪的关系,在民国史扮演关键角色。台儿庄大捷让全国士气大振,我父亲发挥了广西将领作战的优良传统,八年抗战才能持续下去。   父台儿庄大捷 抗战史仅三页   台儿庄大捷等於是民族存亡的一仗,如果在美国、日本、欧洲,像这一仗有多少专书会出来?但到今天还没有一本台儿庄专书,实在不负责任。我看到国防部之前出的七百多页抗战史,台儿庄大概只有三页,难怪中共说国民党没有抗日、日本说没有南京屠杀,因为你连自己的历史你都不记录。我希望唤醒大家对历史的重视,一切政治因素应该撇掉,现在应该是写信史的时候。我不是军事史专家,只是参考父亲与李宗仁的回忆录,及听父亲口述,按理讲应该访问所有参与的人、收集所有资料,从台湾、大陆、日本各种角度好好写,国民党应该好好写一本民国史而不是党史,这是当务之急。   问:父亲传记何时可以完成?最困难地方是什麼?   答:这个一直拖,因为我自己去做昆曲了,影响我的进度。而且我不是学历史的,对於历史宏观的因素,的确满困难的。我现在可能要以重点为主,我了解父亲非常在意的那些事情,我把这些事情写出来。   心脏病发猝死 驳斥下毒传闻   问:白将军的死因众说纷云,还有一说是特工下毒,您会如何记述?   答:传说很多,我们的判断,父亲的死因没有任何外在、急迫的原因,所以「特工说」、「下毒酒」等说法都是传闻,没人会那麼笨的,除非那天有档案出来。我父亲有心脏病(编按:白家有此病史,白先勇也动过心脏手术),医生说父亲是心脏病猝发,这是最有可能的,否则想不出任何问题的。[1]

出版履历

  2008年,《白先勇作品集》,天下文化出版。全套12大册,随书附《青春版牡丹亭—牡丹一百DVD》。   2008年,《白先勇书话》,隐地编,尔雅出版。   2007年七月二十日,《纽约客》在台湾出版。   2004年,《说昆曲》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   2004年,《奼紫嫣红牡丹亭》广西师范大学出版。   2002年,《树犹如此》由台北联合文学出版社出版。   2001年,《台北人》出版30周年纪念典藏版。   1995年,《第六只手指》。尔雅出版。   1984年,《明星咖啡馆》散文集出版。   1983年,出版长篇小说《孽子》。   1982年,《白先勇短篇小说选》出版。   1980年,《白先勇小说选》出版。   1978年,《蓦然回首》散文集出版。   1976年,出版《寂寞的十七岁》小说集。   1971年,作品开始被译成英文(第一篇为《谪仙记》),其作品陆续被译成英文、韩文、德文等语言。同年,出版《台北人》短篇小说集。   1968年,出版《游园惊梦》短篇小说集。《台北人》小说集。   1967年,出版《谪仙记》,短篇小说集。文星书店。文星丛刊。

主要著作

  《树犹如此——纪念亡友王国祥君》——一九九九年一月廿六日《联合报》   《夜曲》——刊中国时报《人间》副刊,一九七九年。   《孽子》——长篇小说“孽子”开始连载于《现代文学》复刊号第一期,一九七七年。   《秋思》——刊中国时报,一九七一年。   《国葬》——刊现代文学第四十三期,一九七一年。   《花桥荣记》——刊现代文学第四十二期,一九七○年。   《冬夜》——刊现代文学第四十一期,一九七○年。   《孤恋花》——刊现代文学第四十期,一九七○年。   《满天里亮晶晶的星星》——刊现代文学第三十八期,一九六九年。   《思旧赋》——刊现代文学第三十七期,一九六九年。   《那片血一般红的杜鹃花》——刊现代文学第三

[1] [2] 下一页


推荐
Copyright © 名人资料网 www.mrz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