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介绍 >

贺拉斯:古罗马诗人、批评家

来源:名人资料网 作者:名人


贺拉斯(Quintus Horatius Flaccus,前65—前8)古罗马诗人、批评家。其美学思想见于写给皮索父子的诗体长信《诗艺》。他是古罗马文学“黄金时代”的代表人之一。

贺拉斯生于意大利南部阿普利亚边境小镇维努西亚(今维诺萨),属于中小奴隶主阶层,信奉亚里斯多德的中庸人生哲学。约公元前52~前50年左右到罗马求学,后去雅典深造。公元前44年凯撒遇刺后,雅典成了共和派活动的中心,贺拉斯应募参加了共和派军队,并被委任为军团指挥。公元前42年共和派军队被击败,逃回意大利。在罗马谋的一个财务录事的小差事,同时写作诗歌。他的诗才很快引起了著名诗人维吉尔的主意,并被举荐给奥古斯都的政治顾问梅塞纳斯,并引起了奥古斯都的注意。公元前30年代中期,奥古斯都通过梅塞纳斯赠给他一所舒适的庄园,使他深感安慰,政治态度由支持共和转为支持帝制,写诗歌颂奥古斯都的统治,成为奥古斯都的宫廷诗人。贺拉斯

作品

诗歌作品有《讽刺诗集》2卷、《长短句集》、《歌集》4卷、《世纪之歌》、《书札》2卷。《讽刺诗集》和《长短句集》为早期作品,可能同时写成。贺拉斯自称继承了罗马讽刺诗传统,但他的讽刺诗缺少政治色彩,主要进行道德说教,以闲谈形式嘲笑吝啬、贪婪、欺诈、淫靡等各种恶习,宣扬中庸之道和合理享乐。长短句是一种第二行比第一行少一个音步的双行体诗,内容上反映了一定的共和倾向。《歌集》前3卷发表于公元前23年,共88首,大部分为抒情诗,描写爱情、友谊、酒乐等。第三卷第一至六首又称罗马颂歌,赞扬奥古斯都和在他统治下罗马的复兴,风格典雅、庄重。《歌集》中有不少诗篇的主题与讽刺诗的主题相近,宣扬远离世俗纷扰、保持内心宁静和知足常乐的生活理想。这些诗重哲理议论,抒情色彩不很浓,好用神话典故,联想丰富,形象鲜明,读来颇能感人。《歌集》第四卷发表于公元前13年,共15首诗,内容上对奥古斯都的颂扬更多。《世纪之歌》是公元前17年受奥古斯都之托为世纪庆典作的颂歌,祈祝罗马昌盛,赞扬奥古斯都统治。风格和谐、优美、庄重。《书札》第一卷写于公元前23~前20年,主要内容仍是生活哲理。第二卷全部与文艺批评有关,特别是其中第三首俗称《诗艺》,成为欧洲古典文艺理论名篇。诗人从自己的丰富诗歌创作实践出发,畅谈艺术模仿、艺术与生活的关系、文艺的教育作用、诗人的修养等,对后世欧洲文艺理论很有影响。

哲学思想

贺拉斯认为诗的任务是禀承神旨认指导人生。在模仿自然时允许虚构,但须合乎情理,切近真实,“虚构的目的在引人欢喜”,“寓教于乐,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而诗人“应当日夜把玩希腊的范例”,应到生活和习俗中寻找真正的范本和吸取忠实于生活的语言,要发现人的类型和共性,并创造一些具有时代特征的词汇,可沿用传统题材,描写趋于定型的人物(如阿克琉斯)。

贺拉斯还认为戏剧须保持结构一贯,人物的性格、年龄、语言相一致,从而构成一个有机整体以体现和谐。剧本的情节效果比道白效果更重要,以五幕、三演员最为相宜,还须避免凶杀和普通人的粗俗语言。按照上述目的和途径,诗和戏剧才能实现其最高的品质,贺拉斯称之为“适合”或“合式”(decorum)。

此外,贺拉斯还认为天才不能偏重感情,判断力(理性判断)是写作成功的开端和源泉,只有这样,剧中才能产生光辉的思想,使观众喜爱和流连忘返。

贺拉斯的“寓教于乐”的观点,以及对合式、类型、共性等的论说,为十七世纪古典主义制定了基本原则,在西方古代美学思想史上占重要地位,影响仅次于亚里士多德柏拉图

美学观点

首先,他认为诗歌对人类文明有开化功用,他说,古代诗人“阻止人类不使屠杀,放弃野蛮的生活,教导人们划分公私,划分敬读,禁止淫乱,制定夫妇礼法,建立帮国,铭法于木”。

其次,他认为诗歌还具有传达神的意旨,指示生活道路,激励将士奔赴战场,给劳累的人们带来欢乐等功用。

再次,他主张诗的道德教化功用和审美娱乐功用的统一,他说:“诗人的愿望应该是给人益处和乐趣,他写的东西应该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寓教于乐,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因此他说:“如果是一出毫无益处的戏剧,长老就会把它赶下舞台;如果这出戏毫无趣味,高傲的青年骑士便会掉头不顾。”寓教与乐说揭示了文艺的道德教化功用和审美娱乐功用的关系,表面上是审美娱乐与道德教化并重,实际上是把审美娱乐看作文艺实现其道德教化目的之手段,更看重的是道德教化统一,在这点上不难看出来,贺拉斯是以贵族阶级的眼光和趣味来判断和要求道德教化和审美娱乐的,摆脱不了自身的历史局限。

如果您觉得名人资料网贺拉斯:古罗马诗人、批评家这篇文章很好,请告诉您的好友,一起分享!收藏!

分类
姓氏
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