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介绍 >
小雅手写对联

祖逖:东晋名将

来源:名人资料网 作者:名人


祖逖(266年-321年),字士稚,范阳逎县(今河北涞水)人,东晋名将。西晋末年,率亲朋党友避乱于江淮。313年,以奋威将军、豫州刺史的身份进行北伐。祖逖所部纪律严明,得到各地人民的响应,数年间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使得石勒不敢南侵,进封镇西将军。后因势力强盛,受到朝廷的忌惮,并派戴渊相牵制。321年,祖逖因朝廷内明争暗斗,国事日非,忧愤而死,追赠车骑将军,部众被弟弟祖约接掌。死后,北伐功败垂成。

早年生活

祖家为北地大姓,世代担任两千石的高官。祖逖的父亲祖武,曾任晋王掾、上谷太守。

祖逖少年时生性豁荡,不拘小节,轻财重义,慷慨有志节,乡里宗族很看重他。后来发奋读书,“博览书记,该涉古今”,有经时辅国之才。后侨居阳平郡。

289年(太康十年),二十四岁的祖逖被阳平郡举为孝廉,又被司隶举为秀才,但都没有应命。不久,祖逖与刘琨一起出任司州主簿。两人的关系十分融洽,常纵论世事,相互勉励道:“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

291年(元康元年),八王之乱爆发,祖逖得到诸王的重视,先后担任齐王司马冏的大司马府掾属、长沙王司马乂的骠骑将军府祭酒、主簿,又迁任为太子中舍人、豫章王司马炽的从事中郎。

304年(永兴元年),东海王司马越拥晋惠帝讨伐成都王司马颖,祖逖随军北伐。结果,大军在荡阴战败,惠帝被挟持到长安,而祖逖则随军逃回洛阳。后来,东海王司马越任命祖逖为典兵参军、济阴太守,适遇母亲病逝,祖逖守丧不出。

率众南下

311年(永嘉五年),洛阳陷落,祖逖率亲族乡党数百家避乱于淮泗(今江苏徐淮地区)。一路之上,祖逖躬自步行,把车马让给老弱疾病之人,衣粮药物施予有急之人。逃亡途中多遇盗贼险阻,祖逖应付自如,被同行诸人推为“行主”。抵达泗口时(今徐州市),被镇东大将军、琅琊王司马睿任命为徐州刺史。不久,又被征为军谘祭酒,在京口(今江苏镇江)屯驻。

西晋被推翻后,祖逖常怀“振复之志”。当时扬州灾荒,手下的宾客义徒常常劫掠富户。有人若被官吏揭露捕获,祖逖便去解救。人们因此非议,但祖逖仍若无其事,我行我素。

挥军北伐

313年(建兴元年),晋愍帝即位,以司马睿为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陕东诸军事,命其率兵赴洛阳勤王。司马睿当时致力于确保江南一隅不失,根本无意北伐。祖逖进言道:“晋室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也。由藩王争权,自相诛灭,遂使戎狄乘隙,毒流中原。今遗黎既被残酷,人有奋击之志。大王诚能发威命将,使若逖等为之统主,则郡国豪杰必因风向赴,沈弱之士欣于来苏,庶几国耻可雪,愿大王图之。”司马睿于是封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并象征性地拨调千人粮饷、三千匹布帛以充军费,更由其自募战士,自造兵器。

祖逖率先前随他南下的宗族部曲百余家,毅然从京口渡江北上。行至中流,祖逖眼望茫茫大江,敲击着船楫立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辞色壮烈,众皆慨叹。

渡过长江后,祖逖暂驻淮阴,起炉冶铁,铸造兵器,同时又招募到二千多士兵。

收复豫州

317年(建武元年)六月,祖逖进驻芦洲(今安徽亳县),遭到流人坞主张平、樊雅的阻遏。张平、樊雅是兖豫一带的豪强,各据一城,有众数千人。张平部下还有董瞻、于武、谢浮等十多支小部队,都有数百人。

祖逖派参军殷乂去联络二人,但殷乂轻蔑张平,认为他不能保住头颅。张平大怒,杀死殷乂,并拥兵固守。祖逖攻城不下,遂使用离间计,引诱张平的部将谢浮。谢浮借与张平商讨军情之机,杀死张平,率众归降,祖逖则进据太丘(今永城)。

张平死后,樊雅仍占据谯城。樊雅夜袭祖逖,拔戟大呼,直逼大营,军中大乱。祖逖临危不乱,安排左右拒敌,督护董昭英勇杀敌,终于打退了樊雅的进攻。祖逖率部追讨,张平余部帮助樊雅迎击祖逖。为了尽快攻下谯城,祖逖向蓬坞堡主陈川(自称宁朔将军、陈留太守)、南中郎将王含求援。陈川派李头来援,王含也命参军桓宣领兵五百助战。祖逖让桓宣劝降樊雅,桓宣于是单马入谯城,劝道:“祖逖方欲平荡二寇,每何卿为援。前殷乂轻薄,非豫州意。今若和解,则忠勋可立,富贵可保。若犹固执,东府赫然更遣猛将,以卿乌合之众,凭阻穷城,强贼伺其北,国家攻其南,万无一全也。愿善量之。”樊雅于是出城归降。祖逖得以进据谯城(今安徽亳州)。不久,石虎围困谯城,王含又遣桓宣来救,石虎退走。

对抗后赵

祖逖对前来助战的李头非常礼遇,李头叹道:“得此人为主,吾死无恨。”陈川得知后将李头杀死,李头的亲信冯宠率所属四百多人投奔祖逖。陈川于是派人大掠豫州诸郡,被祖逖派兵击溃。

319年(太兴二年)四月,陈川以浚仪(今河南开封)投降石勒。五月,祖逖进攻蓬关(蓬陂,今河南开封),讨伐陈川。石虎领兵五万来援,战于浚仪。祖逖大败,退守淮南(今安徽寿县)。石虎在豫州进行了一番洗劫之后,带着陈川回师襄国,只留下将领桃豹戍守蓬陂坞西台。

320年(太兴三年),祖逖派韩潜镇守蓬陂坞东台。相持四十日后,祖逖派人用布囊盛满砂土,假装是食用的大米,派千余人运至东台;又派人挑着真正的大米,佯作累坏了躺在道旁喘气歇息。赵军派精兵来袭,担夫弃担而逃。赵军见里面全是大米,以为晋军粮食充足,士气大挫。石勒遣大将以千头壮驴运粮,祖逖在汴水设伏尽得其粮。赵军无粮,退据东燕城。祖逖因而尽得二台,并派韩潜进占封丘压逼桃豹,自己则进屯雍丘(今河南杞县)。此后,祖逖多次出兵邀截赵军,使石勒的力量迅速萎缩。

力求发展

祖逖注重调和河南诸晋将和坞堡头目之间的矛盾,示以祸福,最终使这些人都听从他的节度,成功收复黄河以南中原地区的大部分土地。

祖逖军纪严明,自奉俭约,不畜资产,劝督农桑,子弟带头发展生产,又收葬枯骨,加以祭奠。一次,祖逖设宴招待当地的父老,一些老人流着眼泪说:“吾等老矣!更得父母,死将何恨”!祖逖在座上歌曰:“幸哉遗黎免俘虏,三辰既朗遇慈父。玄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诸坞堡对祖逖十分感激、爱戴,常向祖逖密报石勒的活动。

320年(太兴三年)七月,祖逖被加封为镇西将军。石勒见祖逖势力强盛,不敢南侵,命人在成皋县为其母修墓,又遣书请求通商。祖逖虽然没回信,却任凭通商贸易,更收利十倍,兵马日益强壮。石勒又杀叛晋归降的祖逖部将表示友好,祖逖亦与石勒修好,禁止边将进侵后赵,边境暂得和平。

忧愤而死

大兴四年(321年),晋元帝以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祖逖认为戴渊虽有才望,但无远见,无助于北伐,而且自己既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却突然由如此从容不逼的文臣统领,心中甚为不快。同时,祖逖忧虑权臣王敦和宠臣刘隗对立,内乱将会爆发,北伐难成,因而忧愤成疾。祖逖虽然患病,但仍图进取,抱病营缮虎牢城,同时派人修筑营垒作为南部部队的据点以防后赵进侵。

同年九月,“妖星见于豫州之分”,祖逖仰视星空,叹道:“为我矣!方平河北,而天欲杀我,此乃不祐国也。”不久,祖逖病逝于雍丘,享年五十六岁,追赠车骑将军。豫州百姓如丧父母,谯梁百姓为之立祠。祖逖死后,王敦大喜过望,认为朝廷中再也没有敌手,谋逆之心日益明显。

祖逖之弟祖约代替其兄统领部众,但节节失败,祖逖收复的河南大片土地最终被后赵攻陷。

轶事典故

闻鸡起舞

祖逖与刘琨一起担任司州主簿时,感情深厚,不仅常常同床而卧,同被而眠,而且都有着建功立业,成为栋梁之才的远大理想。一次半夜,祖逖听到鸡叫,叫醒刘琨道:“此非恶声也。”意思是,这是老天在激励我们上进,于是与刘琨到屋外舞剑练武。

南塘一出

西晋灭亡后,祖逖心怀振复之志,对手下的宾客义徒待之犹如子,希望他们将来为北伐建功。扬州灾荒,这些宾客常常劫掠富户。祖逖不但前去解救被官府捕获的门客,还常常主动问他们:“比复南塘一出不?”意思是,要不咱们再到南塘(当时富户集中的地方)去干一票?

中流击楫

西晋灭亡后,祖逖常怀恢复之志。后来,他率领兵马进行北伐。当他北渡长江,船至中流之时,眼望面前滚滚东去的江水,感慨万千。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想到困难的处境和壮志难伸的愤懑,豪气干云,热血涌动,于是敲着船楫朗声发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意思是若不能平定中原,收复失地,决不重回江东!

历史评价

《晋书》:祖逖散谷周贫,闻鸡暗舞,思中原之燎火,幸天步之多艰,原其素怀,抑为贪乱者矣。及金行中毁,乾维失统,三后流亡,递萦居彘之祸,六戎横噬,交肆长蛇之毒,于是素丝改色,跅弛易情,各运奇才,并腾英气,遇时屯而感激,因世乱以驱驰,陈力危邦,犯疾风而表劲,励其贞操,契寒松而立节,咸能自致三铉,成名一时。古人有言曰:‘世乱识忠良。’益斯之谓矣。……士稚叶迹中兴,克复九州之半,而灾星告衅,笠毂徒招,惜矣!

赞曰:祖生烈烈,夙怀奇节。扣楫中流,誓清凶孽。邻丑景附,遗萌载悦。天妖是征,国耻奚雪!

胡曾:策马行行到豫州,祖生寂寞水空流。当时更有三年寿,石勒寻为关下囚。

苏辙:盖敌强将弱,能知自守之为利者,唯逖一人。夫惟知自守之为进取,而后可以言进取也哉!

范浚:彼东晋得一祖逖,犹能使黄河以南,尽为晋土。

陈普:马牛风自不相谋,异体安知蝮螫头。北伐不令持寸铁,楫声空震大江流。

徐钧:慷慨才能立志坚,计谋端可定中原。晋元倘使图经略,事业韩彭可比肩。

文天祥:平生祖豫州,白首起大事。东门长啸儿,为逊一头地。何哉戴若思,中道奋螳臂。豪杰事垂成,今古为短气。

李廷机:祖逖与刘琨,功名两相并。着鞭与枕戈,争把中原定。

如果您觉得名人资料网祖逖:东晋名将这篇文章很好,请告诉您的好友,一起分享!收藏!

分类
姓氏
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