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文化 >

历史上名人的读书方法(六)

来源:名人资料网 作者:名人


  陈景润:浇铸基础法

  着名数学家陈景润在谈到如何学习数学的问题时说:

  “几年来,我收到了一万多封信,有的同学连最基本的概念都没有掌握,就急于去解 《哥德巴赫猜想》这个世界难题。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学好加减乘除的人可以学好微积分,一个没有学过复变函数的人能够证明 1+1。学习数学想走捷径,想一步登天是根本行不通的。应该首先把一些最基本的东西记熟,记牢。例如π=3.1416,11×11=121,12×12=144,13×13=169,14×14=196,15×15=225,平时就该背熟,什么时候要用就能用得上,这样就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陈景润的主要观点是说学数学首先要打好基础,练好基本功,对数学中的一些基本概念和定律、定理、数据,该弄懂的要弄懂,该记住的要记住。对各种数量问题必须有明确的基本概念。他说: “譬如问你这个教室有多大?你只能回答有多少平方米,而不能答是多少亩,因为人们对室内面积一向是以平方米来计算的。同样,你不能问人家一公升有多重?这样提问是不科学的,因为一公升的空气、水、铁砂重量是迥然不同的。”

  他还说,小学、初中、高中所讲述的数学知识 (原理、数据等)是数学中的ABC,是最基本的知识。我们应该把小学、初中、高中学到的数学知识都加以巩固,不能学了代数就忘了四则运算,学了微积分就忘了三角几何,这样,碰到各种题目就能用最简捷的办法运算出来。例如,有道大家都很熟悉的算题:一百个和尚吃一个馒头,大和尚一个人吃三个馒头,小和尚三个人吃一个馒头,问有多少大和尚和小和尚。这个问题可以用算术的方法,也可以用代数解联立方程的方法,能用最简便的方法算出来最好。

  让我们记住陈景润的话吧!把数学基础打得牢固些,再牢固些;让它如同钢打铁铸一般,坚实无比。

  杨乐:红外摄影法

  有一种红外摄影技术,能够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通过图像显示出来,科研部门将其用于科学研究,公安部门将其用于侦破工作,真够神奇的。

  数学家杨乐的读书方法,在某种意义讲也是一种 “红外摄影技术”。他是这样说的:

  “严格的求实精神,还包含着锲而不舍的钻研态度。许多科学技术书籍和文献写得很严谨、精练,往往掩盖了其原始思想。如果只停留在形式上看懂,就很难掌握其实质的东西。所以,我们要在学习中多问几个为什么。过去我们在大学里学习时,对于数学上的一个重要概念或定理,在把它的含义和推理搞清楚以后,还要花更多的功夫去思考和设想当年的数学家是如何从事研究的?他们当时是根据什么背景来建立这个概念或定理的?如果让我们去解决,我们将如何证明?证明思想是什么?如何具体来实现?定理的条件是否都必不可少?结论能否再加强?经过这样一系列的思考,认识和理解就会不断加深,对这些内容也就真正掌握了。同时,培养了自己独立分析和研究问题的能力。”

  杨乐主张读书不但要弄懂现成的概念或定理,而且要将数学家当年如何从事研究的情景 “显示”出来,搞清楚他们当时是根据什么背景来建立这个概念或定理的。这就是说,我们读书既要知其然,又要知其所以然;不光要懂得结论,还要了解结论是怎样得出来的;只有这样,才能对书中的内容有比较透彻的了解,才能领会深刻、记忆牢固。

  张广厚:食化法

  在诸多的科学家的轶闻佳话中,有一个数学家张广厚 “吃书”的故事。

  说的是,一次张广厚从一本国外的数学期刊上,看到一篇关于亏值的论文。他觉得对自己的研究课题很有启发,就将此文搁在书桌上,潜心阅读。这篇文章虽然只有20 多页,他却翻来复去地读了半年多,由于翻动的次数多,书页白色的边角都被手指摩黑了。他的夫人开玩笑说: “这哪叫念书啊,简直像吃书一样。”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张广厚读书的特点。他发现一本重要的书籍,就抓住不放,将它 “吃”下去,食而化之,吸取其全部的营养。张广厚的这种 “食化”读书法,其主要内涵就是精读深钻。

  正因为张广厚 “吃书”得法,所以他经过多年研究,终于在函数值分布理论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成为我国着名的数学家。

  应该看到,张广厚的 “食化”读书法,不光是一个方法问题,而是一种可贵的治学精神和科学品质。

  他的这种好的品格是从少年时代就开始磨炼出来的。他幼年靠检煤渣为生,上小学时由于生活负担重,不能集中精力学习,结果因算术不及格,没有考上中学。面对这一打击,他没有消沉下去,而是奋发起来,刻苦攻读三个月,啃烂了一本小学数学课本,终于考进了中学。上中学后,他仍然是这么股劲儿,抱住书本就 “吃”,他的数学书边角都发黑了,磨烂了,就连包书皮的牛皮纸都磨破了,可他的数学成绩也上去了,记分册上全是令人骄傲的 “5”分。

  王梓坤:先缓后急法

  数学家、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王梓坤教授读书有一个习惯:先缓后急。他每读一本新书,开始时总是读得很慢,一章一节甚至一字一句地细细琢磨,弄懂弄通后再往下看。

  为了确保能读得慢,他还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一边读书,一边记笔记、做习题。因为要记笔记、做习题,就得认真想一想,反复看几遍,浮光掠影是不行的。

  为什么读书先要慢一点呢?王教授的理由是,一本书的前一两章通常是全书的关键,因为每门学科都有特定的研究对象,有专门的术语和符号。例如:平面几何学是研究三角形、圆及其他图形的性质的,初等代数则主要是研究代数运算。由于各种书研究的对象不同,看完这本书再转向看另一本书,开始时会觉得不很适应。倘若这时不静下心来,耐着性子将书的前一两章吃透,摸清这本书的基本思路,要往下读就会感到故障很多。

  这就像赛跑一样,只有开头的步子迈得好,才能越跑越快。开头将作者的写作意图、书的基本体系和写作方法弄清了,往下读时,读者与作者的思路就同步前进了,会越读越觉得有兴味,读书的速度也就快了。

  王梓坤教授为什么会总结出这样一种先缓后急的读书法来呢?这也是有其原因的。因为他兴趣广泛,读书涉猎面极广。虽然他是研究数学的,但他也喜爱读文学书,读其他自然学科方面的书,科学史、人物传记等书籍也是他所钟爱的。读书所涉及的学科内容跨度大,所以他每读一本书的开头要慢一点,适应一下。

  随着现代科学的迅速发展,各学科之间的交叉现象越来越普遍,各种边缘科学层出不穷,所以读书就得像王教授那样广泛涉猎。王教授本是一位数学家,却以一本 《科学发现纵横谈》而轰动全国,恰好说明他读书的路子是正确的。

  即使不像王教授那样涉猎很多学科,只读自己一门学科的书籍,“先缓后急”的读书方法,也是具有借鉴意义的。

  李慰萱:迂回穿插法

  打仗讲究迂回穿插,当一座山头或一个堡垒攻不下来时,便绕开它,先进攻其他的军事目标,等到时机成熟,再回过头来攻打它,这样往往能取得战斗的胜利。

  迂回穿插的战术也可用于读书。

  数学家李慰萱就是靠迂回穿插的读书法而自学成才的。

  李慰萱原来是一个盐场工人。虽然工作艰苦劳累,但他感到自己是一个新中国培养出来的高中生,不应该白白浪费掉自己的青春,而应该通过自学,学到更多的文化知识,为祖国做出更多的贡献。他根据自己的爱好和客观条件,决定自学数学。他将自己微薄的工资积攒起来,配齐了一套五卷十一册的 《高等数学教程》,又把家中的旧书和笔记本收拾好,一起背回了盐场。

  可是当他翻开 《高等数学教程》第一卷时,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密密麻麻的 “豆芽菜”(积分符号)、艰涩的术语、复杂的公式,令人头晕目眩。

  稍稍镇定了一下情绪之后,他就硬着头皮看起来,没有指导, “一遍看不懂,就看两遍、三遍,这本书钻不通,就借助另一本书,借助另一本书也没有弄懂,就借助第三本。” “就这样迂回穿插,步步为营。”经过四年的努力,他终于自学完了 《高等数学教程》第一卷,闯过了第一道难关。

  经过十余载的刻苦自学,李慰萱终于攻下了美国数学家瓦尔德和毕马尔解决不了的一个数学难题,写出了题为 《最优分配问题在 N≥3n 情形下的解》,得到了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的充分肯定。接着,他又学习了 《图论》,并解决了三个美国数学家在1970年一次国际 《图论》会议上提出的一个问题。1978年,李慰萱被长沙铁道学院录用,并被破格提升为副教授。

  王大珩:实践法

  光学家、中国科学院长春光机所所长王大珩曾经向青少年学生讲过一个故事:

  一个人从书本上背熟了游泳时如何呼吸、如何用手划水、用脚蹬水,他就自以为学会游泳。结果,一下到深水里就被淹死了。

  王大珩说,这个故事实际上是对那些只知读书,不知实践的人的讽刺。他主张: “要边读书,边实践。”

  他认为,读书就是吸取前人从大量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真实的知识——科学。由于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都有限,所以,不可能也不必要去全部重复前人在总结科学知识时的实践。读书正是迅速掌握这些知识的捷径。 “但是,应该强调的是,要想得到深刻的知识,特别是当你想用所学到的知识去解决实际问题时,就必须通过实践。学数学,要做大量的习题,这就是一种实践;学物理、化学,要做各种实验,这也是一种实践;学社会科学,要进行社会调查,这同样是一种实践。不通过这类实践,无疑是学不深,学不好的。”

  王大珩还说,为了在较短的时间内掌握较多的知识,必须读书,为了加深对所学到的知识的认识和理解,还必须实践。这是取得有用知识所不可偏废的两个方面。 “现在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是,有的青少年学生轻视实践。他们对上实践课不认真,对老师留给做的练习题也是应付了事,这是要不得的。” “一些学生虽然学了物理、化学等课程,但由于缺乏实验条件,使学到的书本知识很不扎实。我们应该迅速改变这种状况,必须对实验课给予十分的重视。”

  王大珩的这些话,虽然是在1980年针对当时的青少年学生存在的一些问题讲的,但他的观点是不会过时的。任何时候,读书都必须与实践相结合。

  马克思的 “足迹”的故事是许多人都知道的,那是说他在《资本论》写作的准备阶段,钻进英国伦敦大不列颠图书馆学习研究了长达25 年的时间,由于读书写作时情不自禁地在座位底下用脚来回搓地,天长日久,坚硬的水泥地竟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后来被人称之为马克思的 “足迹”。

  马克思那时在大不列颠什么书都看:哲学、经济学、文学、法律、科技学、解剖学、实用工艺学、农艺学、物理学、数学??不计其数。这使得图书管理员大惑不解,忍不住问马克思:

  “博士先生,一个人可以同时研究五十种科学吗?我们的教授通常只能攻读一种专业!”

  “亲爱的朋友,所以也有很多教授戴着遮眼罩呀!如果人们要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人们就不要只在一块草原上去赏花呀!”马克思幽默地答道。

  马克思所说的 “不要只在一块草原上去赏花”,意思是:人们为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必须要全方位地研究问题,因此,读书也必须采用全方位的方法。读各种学科的书,从各个不同学科的角度去研究一个问题,从而发现各门学科之间的内在联系,撷取世界万事万物的普遍规律,这样研究问题就深刻了。

  如上所述,马克思写作 《资本论》,本来只属于政治经济学的问题,但他却广泛深入地研究了各个领域的知识,读了那么多的书,仅作过笔记、摘录的就有 1500多种。

  正因为如此, 《资本论》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着作,马克思本人也成了马克思主义的开山鼻祖。

  列宁:批注法

  读书写批注是一种好方法,许多伟人、学者都是这么做的。因为一边读书一边作批注,既可以使读书人开动脑筋,促进思考;又可以加深印象,便于记忆;还能随时记下一些自己读书时的独特感受或思想火花。一个重要发现,或是一个新观点的产生,往往就在读书之中,如不及时记下,说不定就稍纵即逝了。

  这里着重介绍一下列宁读书时作批注的情形。

  列宁读书,喜欢在书页的空白处随手写下丰富多彩的评论、注释和心得体会。有时还在书的封面上标出最值得注意的观点或材料。遇到有较高学术价值的着作,他还会在书的扉页或封页上写下书目索引,并特别注明书中的好见解、好素材以及具有代表性的错误论断所在的页码。

  列宁读书是非常专注的,整个身心都进入了书的境界,因此,他作批注时就像是在与作者亲切交谈,或是激烈争论。比如:读到精辟处,他就批上 “非常重要”、“机智灵活”、“妙不可言”等等;读到谬误处,就批上 “废话!”、“莫名其妙!”等等;顿有所悟时,批:“哦,哦!”、 “原来如此”;产生疑问时,批:“嗯,是吗?”

  读书时遇到时间、地点、人名、史料不准或不详等问题,列宁也会作批注记下,以便核对。比如他在读恩格斯的 《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时,就写过这样一条批注:“查对一下,马克思恩格斯在1871年以前是否说到过 '无产阶级专政’?似乎没有?”

  列宁善作批注的读书方法,被传为佳话,他的夫人克鲁普斯卡娅曾写文章介绍过,并且有 “批注成果”为证:那本被公认为马列主义经典哲学着作的 《哲学笔记》一书,就是由他在读哲学书籍时写的批注和笔记汇编而成的。

  狄慈根:由表及里法

  “我阅读关于我所不懂的题目之书籍时,所用的方法,是先求得该题目的肤表的见解,先浏览许多页和好多章,然后才从头重新读起,以求获精密的知识。我对该题目越熟悉,理解的能力就越增加,读到该书的终末,就懂得它的起首。这是我所能介绍给你之唯一正确的方法。”

  以上是工人哲学家狄慈根向朋友介绍的读书经验。

  狄慈根原来是一位制革工人,家境贫寒,从未跨进过大学的校门。但他好学上进,当学徒工时,总是将一本书带在身边,一有空隙时间就抓紧阅读。他文化基础差,读书困难很多。遇到读不懂的书,就采取上面所介绍的那种方法:先翻翻目录,看看序言,以求粗浅地弄清书的题意,然后大致地浏览一下若干章节,对书的主要内容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在肤表理解的基础上,再从头重新研读,以求深刻地理解书的思想内涵,获取精密的知识,狄慈根的读书过程,实际上是一个由表及里的过程。用这种方法读书,读到书的终末,也就懂得书的起首了。

  狄慈根因为读书得法,又有一股子顽强钻研的精神,终于读通了黑格尔、费尔巴哈等大哲学家的着作,并且在研究中独自得出了同马克思、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极其相近的结论,成了着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他的着作 《人脑活动的本质》,还得到过列宁的赞扬呢!1867年9 月,当马克思的 《资本论》(第一卷)在德国汉堡出版,遭到资产阶级的疯狂围攻、诋毁时,是狄慈根勇敢地站出来,在德国 《民主周报》上发表了关于 《资本论》的专篇评论文章,以其 “叙述的新颖,思想的深刻,思想方式的出色”而引起世人瞩目,击败了资产阶级的进攻,扞卫了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说。

  黑格尔:活页摘录法

  许多青少年朋友读书很认真,发现了好的词语、好的资料,就把它记在笔记本上。可是日子一长,记的东西一多,就连自己也记不清都记了些什么了,到了需要引用所记的资料时,便翻过来翻过去,很不容易找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所摘录的资料没有分类,但是要分类也难呀,本子的页码是固定的,读书时一点一点地从前往后记,怎么分类?除非同时准备十个、八个本子,一个本子记一类内容,可这样也实在太麻烦了。

  德国着名的哲学巨星黑格尔就比我们有些人聪明一点。他读书时也勤于作笔记,摘抄资料,只不过他不是记在一个本子上,而是记在一些活页纸上。等到活页纸摘录多了,就把他们摊开来,分门别类地分检开,文学的放在文学一起,数学的放在数学一起,美学的、史学的、神学的、心理学的都让他们和自己的同伴呆在一起。

  每一类活页资料都严格地按照字母次序排列,并贴好标签统一放在资料类里。这样做便于查找,需要哪一类的资料,随时都能很快地查到。据说黑格尔一生都用这种活页摘录法积累资料,这些活页资料给他的研究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如果把黑格尔的研究成果比喻为一座大厦,那么他的那些活页资料就是构成大厦的一砖一瓦。

  有的同学说: “活页摘录法固然好,但我没有活页怎么办?”其实,我们只要把黑格尔的方法借鉴过来,稍作改进,用笔记本也能达到活页的效果。具体做法是:摘录资料时,一页只记一种内容,再在这一页的上方标明类别的名称,如:“勤奋”、“友谊”、“读书法”、“记忆”、 “人物描写”、“景物描写”等等。待这一个本子记满时,将它撕开来,变为活页,再分门别类加以整理,效果和活页一模一样。这种办法具有简单、经济、实用的优点。

  卢梭:三步法

  储存——比较——批判。

  这是十八世纪法国着名的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文学家卢梭读书的三个步骤,我们姑且把它称为 “三步”读书法。

  第一步,储存:采用拿来主义的态度,兼容并蓄,将自己的脑子作为一个信息库,把书中的内容、观点全部装进去,不加分析,不加评论。这是广泛地系统地积累知识的过程。

  第二步,比较:待到有闲暇时间,再将储存起来的书本知识进行认真的分析比较,把各种不同的观点、不同的资料摆在一起,反复衡量,看看哪一种更可靠、更翔实、更正确。这是明辨真伪、是非的过程。

  第三步,批判:表明自己的立场、态度,扬弃书中谬误的成份,去粗取精,去伪存真,通过批判吸取书中的精华,在批判中形成自己的新见解。这是破中有立、先破后立的过程。

  读书经过这三步,既全面、系统地了解了每本书的思想内容,又能高屋建瓴地对书本进行评判;既吸收了思想营养和知识营养,又不至于被书本迷惑,做书本的奴隶。卢梭的三步读书法,实在是一种科学地接受书本知识的好方法。

  卢梭就是用这种三步法,广泛地阅读、研究了文学、音乐、数学、天文、地理、历史、生物等各类书籍,使自己成了一个博大精深的学者,写出了 《民约论》、《爱弥儿》等不朽名着。

  索洛维契克:妙趣横生法

  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按照传统的观点,一说起读书,人们很自然地就会联想到一个 “苦”字,苦读书,读苦书。中国古代“头悬梁”、 “针刺股”的故事,便是典型的例子。

  苏联当代教学法研究专家G ·索洛维契克,根据他多年的研究试验和当代教育学与心理学的最新成果,提出了一种新的学习方法: “趣味学习法”。

  把读书学习由苦差事变为趣味横生的乐事,这真是一项了不起的创造。

  索洛维契克认为,激情和兴趣是学习之本,无论学习任何一种课程,如果你热爱这门课程,学习兴致勃勃,用心专一,就可能学得好;反之,如果带着厌倦心理,缺乏兴趣,则肯定学不好。

  索洛维契克所提倡的趣味学习法,并不是要人们只是顺应自己的兴趣去学习,而是要求人们学会培养对学习的兴趣。

  培养兴趣的第一步是,开始学习时,先要从心理上做好准备,酝酿情绪。 “我们要高兴地搓着手;我们要面带微笑;我们要认真准备,预先进入兴奋状态。”在读自己不喜欢的书或是做自己不喜欢的功课时,尤其需要有这种向学习 “表爱”的心理准备过程,以使你对学习产生兴趣定向,进入兴趣状态。

  培养兴趣的第二步是,学习要认真。索洛维契克说: “认真是对学习产生兴趣的主要源泉。”怎样做到认真地学习呢?索洛维契克介绍了三条具体作法: (1)预先留有余地定出读书学习的时间,使自己感到学习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从而经常保持浓厚的兴趣。 (2)切忌匆忙着急,因为兴趣是注意力的集中,如果着急,注意力就会分散,就不可避免地产生枯燥之感,以致减弱学习的兴趣。 (3)读书学习时要舍得花时间,当你坐下来学习时,就不要去珍惜一分一秒钟。在学习上节约时间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靠减少学习去节约时间。

  索洛维契克认为,培养兴趣只是 “趣味学习法”的一个重要方面,除此之外,还应该从意志力、自信心、注意力、记忆力等各方面综合努力。

  有索洛维契克这种崭新的劝学理论作指导,再通过自己的探索和体验,相信每位少年朋友都会掌握 “趣味学习法”的。

  大仲马:筛选法

  《基度山伯爵》是法国着名作家大仲马的一部名着,大仲马在书中塑造了一个名叫法利亚长老的人物。这位法利亚长老博学多识,对读书问题也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见解: “在我罗马的书房里,我将近有五千本书,但把它们读了许多遍以后,我发觉,一个人只要有一百五十本精选过的书,对人类的一切知识都可齐备了,至少足够用或把应该所知道的都知道了。我把生命中三年时间用来致力于研究这一百五十本书,直到我把它们完全记在心里才罢手。”

  看得出来,这位法利亚长老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物,他看问题有些主观、片面。你想想,他说 “一个人只要有一百五十本精选过的书,对人类的一切知识都可齐备了”,这究竟能有多少科学依据呢?

  不过,法利亚长老主张把书筛选一遍,然后精读选出来的优秀书籍,这个观点倒是挺科学的。世界上的书形形色色,多如牛毛,优的劣的都有,如不经过严格的筛选,什么书都读,势必要浪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有句谚语说: “宁吃好梨一个,不吃烂梨一筐”,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读书。

  筛选书籍的标准,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灵活掌握。可以根据自己学习、研究的专业来定,也可以根据书的质量来定,还可以根据其他方面的情况和条件来定。

  法利亚长老的观点,当然也就是大仲马的观点,只不过是通过作品中人物之口来阐述罢了。

  马雅可夫斯基:警枕法

  有的同学说: “我一读书就犯困,上下眼皮打架,坚持不了。”有什么好法子可以制止犯困呢?这里给大伙儿讲一个苏联着名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故事:

  夜,已经很深了,马雅可斯基还在紧张地读书、写作。睡魔纠缠得越来越厉害,他觉得头很沉,眼皮像是要被胶水粘住似的,怎么也睁不开。实在没法再继续下去,他只得横下心来躺一会儿。躺下之前,他跑到厨房里拿来一大块劈柴,放在床上,将头枕在劈柴上面就呼噜呼噜地睡着了。带棱带角的劈柴,将后脑勺的皮肉压了一条深深的印痕,他在睡梦中略微移动了一下身子,便觉得脑袋疼痛难忍,惊醒过来,于是一跃而起,又重新继续他的工作了。

  这是马雅可夫斯基自创的 “劈柴警枕法”,真有些别出心裁。那时他在罗斯塔做革命宣传工作,工作极为紧张,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可他还想挤出时间来读书写作,就只好牺牲睡眠了。有时实在太累了,他就稍睡一会儿,为了怕睡过去忘记醒来,就想了个用劈柴作枕头的办法。

  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出马雅可夫斯基对学习、写作多么勤奋、刻苦,他的毅力多么顽强!

  从马雅可夫斯基身上,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启示:只要有顽强的毅力,有吃苦的劲头,就会有制止犯困的法子。当然,并不一定要去效仿 “劈柴警枕”。

  小林多喜二: 捉迷藏法

  读书就是读书,与捉迷藏有何相干?

  不然,日本着名作家小林多喜二读书,与捉迷藏就差不多。

  小林多喜二是鲁迅先生的挚友,也是一位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他非常喜爱读马列主义的经典着作,而且读书的方法也很有意思。

  比如,他读列宁的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时,读着读着,忽然用纸将列宁批判考茨基的一段论述遮住,若有所思起来。别人见了,觉得莫名其妙,就问他怎么回事?他回答说: “我先想想,然后再去看列宁的批判。”

  过了一会儿,人家又问:“怎么样?列宁的批判和你想的相同吗?”

  小林多喜二答道: “不相同,但是这样一来,我更理解列宁的观点了。”

  小林多喜二这个方法,看起来很简单,似乎还有点逗乐,但是它的好处却有很多:

  首先,能够促进思考,锻炼思维能力,并检测自己的学识水平。

  其次,经过思考之后再看书中的结论,能够加深对所读内容、观点的理解,正如小林多喜二说的: “我更理解列宁的观点了。”

  再次,能够增强记忆,经过自测、思考这样一个过程然后再读书,印象要比单纯读一遍深刻多了。

  另外,先将急于知道的结论遮起来,故意考考自己,然后再打开阅读,像玩捉迷藏似的,能够使神经松驰,大脑得到调节,并能激发自己读书的兴趣。

1 2 3 4 5 6 7

如果您觉得名人资料网历史上名人的读书方法(六)这篇文章很好,请告诉您的好友,一起分享!收藏!

分类
姓氏
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