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文化 >

历史上名人的读书方法(七)

来源:名人资料网 作者:名人


  杰克·伦敦:饿狼吃食法

  美国文学巨匠杰克·伦敦原来是一个流浪汉,当他立志从事文学创作以后,深感自己知识贫乏,于是就抓紧一切空闲时间发狂似地阅读世界文学名着,把 《金银岛》、《基督山伯爵》、《双城记》等书读了一遍又一遍。他还把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三大文豪作为典范,仔细地研究他们的作品,学习他们的艺术手法。

  他的朋友是这样形容他读书时的情形的: “他捧起一本书,不是用小巧的橇子偷偷撬开它的锁,然后盗取点滴内容;而是像一头饿狼,把牙齿没进书的咽喉,凶猛地舔尽它的血,吞掉它的肉,咬碎它的骨头,直到那本书的所有纤维和筋肉成为他的一部分。”

  看来杰克·伦敦的朋友也是一位很有文学修养的人,他以饿狼吃食的情形来形容杰克·伦敦读书,实在是太形象了。

  杰克·伦敦将书的 “皮毛”、“血肉”和“骨头”统统咬碎吃下去,经过消化吸收,化为自己的血肉,这是 “滋补强身”的好方法。

  他一边读书,一边拚命地练习写作,每天坚持写五千字,往往一下子就寄出二三十篇小说稿。虽然稿子一次又一次地被退回来,但他还是一个劲地写作,一个劲地读书,从不气馁。

  六年之后,流浪汉变成了美国西部沿海一带最受欢迎的人。他受到交际界殷勤的招待,为作家、评论家和主编、编辑们所热烈颂扬,被誉为文学界一颗灿烂的明星。

  杰克·伦敦一生从事创作虽然只有 18年的光景,可是他却给人类留下了51 部着作。他的作品不仅大受美国读者的欢迎,而且在世界范围内也有很大的影响。列宁同志在生命垂危的最后两天,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极有兴致地让夫人克鲁普斯卡娅给他念杰克·伦敦的短篇小说 《对生命的热爱》。

  柯南道尔:精选储藏法

  英国作家柯南道尔笔下的大侦探福尔摩斯,是我们所熟悉的人物。不知你是否知道,福尔摩斯不仅侦探本领高强,而且对读书也很在行呢?不信,你听听他对读书的见解吧:

  “你要知道,我认为人的脑子本来像一间空空的小阁楼,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家具装进去。只有傻瓜才会把他碰到的各种各样的破烂杂碎一古脑儿装进去。这样一来,那些对他有用的知识反而被挤了出来;或者,最多不过是和许多其他东西掺杂在一起,因此,在取用的时候,也就感到困难了。所以,一个会工作的人,在他选择要把一些东西装进他那间小阁楼似的头脑中的时候,他确实是非常仔细小心的。除了工作中有用的工具以外,他什么也不带进去,而这些工具又样样俱备,有条有理。如果认为这间小阁楼的墙壁富有弹性,可以任意伸缩,那就错了。请相信我的话,总有一天,当你增加新的知识的时候,你就会把以前所熟悉的东西忘了,所以,最紧要的是,不要让一些无用的知识把有用的挤出去。”

  福尔摩斯的见解实际上是柯南道尔的见解,只不过是作家借书中人物之口说出来罢了。

  柯南道尔十分形象地把脑袋比喻为一间“小阁楼”,要求往里放“家具”的时候,要认真精选,有用的就放进去,无用的就坚决摒弃,而不能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一股脑儿地往里塞。也就是说,读书和储藏知识要注意选择,不要将无用的知识占据了脑子的空间,而把有用的知识都挤了出来。

  按照柯南道尔这种 “精选储藏”法读书,就能在一个较短的时间里,通过读书学习,有选择地吸收知识,储藏信息,尽快地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具备一方面的攻关能力。

  凡尔纳;笔记法

  我说一个数字,同学们可能会吓一跳! “一个人一生写下了两万五千多本笔记!”

  不管你信不信,这可是事实。这两万五千多本笔记,就是出自誉满世界的着名科幻作家凡尔纳之手。

  凡尔纳在40 年中共创作了 100部作品,他的作品得到全世界读者的喜爱,比如 《神秘岛》、《海底两万里》等小说就深受我国读者的欢迎。

  凡尔纳的作品以想象力丰富和知识渊博见长,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力量。是什么原因使这位多产作家有如此巨大的创造力呢?许多人都在探索着这个奥秘,却又不得而知。

  直到凡尔纳逝世以后,人们才从他的书房里发现,他为了写出这 100部作品,一生中亲笔摘录了笔记两万五千多本。原来他是运用笔记的形式,广泛搜集资料,积累创作素材的。为了写作 《月球探险记》,他就阅读了500 多册图书,记下了满满几大本笔记。

  谜底揭开了,是两万五千多本笔记给了凡尔纳巨大的创造力量。

  然而,要记两万五千多本笔记,谈何容易啊!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没有持之以恒的毅力,那是办不到的。

  当然,还应该看到,凡尔纳不但不辞辛劳地记笔记,而且还十分善于使用笔记,他的笔记才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如若光记而不会使用,那就是无效劳动。

  我们读书时也学学凡尔纳的办法,记记笔记吧!不要怕麻烦,不要懒动手。说不定未来的凡尔纳就在你们中间呢!

  毛姆:多管齐下法

  读书的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可以灵活地掌握,不必刻板地规定自己必须读完一本书后才可读另一本。倘若一天到晚只读一本书,除开情节性很强的文学作品外,恐怕是会感到很乏味的。

  英国当代作家、文艺批评家毛姆就主张,读书不一定要读完一本再读另一本,而可以同时读五、六本书。比如,早晨头脑清醒时,可读一本科学着作或哲学着作;下班后,经过一天紧张的工作,不想从事激烈的心智活动时,可读一点历史散文或人物传记方面的书;夜晚,可以读读带些消遣性质的小说;平时身边可带一本诗集,工间、课间、会前会后,一有空隙就读上几首;床头边可放一本随时取看,也能在任何段落停止,心情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的书或杂志。

  多种书在一天中同时阅读,可谓是 “多管齐下”,我们就把毛姆的读书法命名为 “多管齐下法”吧。

  这种多管齐下法是很科学的,因为 “一个人不可能每一天都保证有不变的心情,即使在一天之内,也不见得对一本书具有同样的热情”,多种书交替着读,既可以在同一时间里获取较多的信息量,而且读书的效果也好,符合心理学和生理学原则,也符合用脑规律。

  约翰·罗斯金:开凿冶炼法

  英国作家和文艺批评家约翰·罗斯金曾说过一段生动有趣的话:

  “当你在读一本好书时,你必须问问自己,'我能像一位澳大利亚的矿工那样适于自己的工作么?我的十字镐和铲子都就绪了么?我自己准备妥贴了么?我的袖子是否已卷到双肘,我的呼吸是否匀称,我的心情是否正常?这样多问问极有好处,因为既然你所要寻求的金属就是作者的心灵与深意,那么他的语言便是你要获得金属前所必须敲碎和冶炼的岩石。你的十字镐是你自己的专心、机智与学问;你的熔矿炉是你自己的善于思考的灵魂。要是没有上述的工具与火,你就别想理解任何一个优秀作家的深意;在你能取得一丁点儿金属之前,你常常需要先作最锐利、最漂亮的开凿,和耐心非凡的冶炼。”

  将读书比作采矿,这是一个绝顶聪明的比喻。

  采矿的目的是要得到金属,读书的目的是要吸收思想内容和艺术技巧的营养。

  要得到金属,事先必须 “开凿”和“冶炼”。而开凿与冶炼,必须事先准备好 “工具”与“火”,也就是“十字镐”、“熔矿炉”等等。

  那么,要吸取书中的思想内容和艺术技巧,事先就必须做到这么几条:一、作好心理上、精神上的准备,读书之前最好要先 “入境”,平心静气,全神贯注,排除杂念,以保持精力充沛,眼利心快,头脑清醒。二、作好物质上的准备,除备好要读的书外,还要备好笔、笔记本和一些必要的工具书,如字典、辞典等等。三、读书时必须边读边思考,不但要开动大脑的机器,而且要联系和调动以往的知识,举一反三,以使触类旁通。思考的过程,也就是 “熔炼”的过程。

  倘若读书之前不准备好 “十字镐”,读书过程中又不愿意开动思考的 “熔矿炉”,那么读书的效果是不会好的,正像一个不合格的澳大利亚矿工一样

  雅各布:多管窥豹法

  本世纪 30 年代,出现过一起震惊世界的 “作家雅各布窃取希特勒军事情报”案。事情是这样的:

  英国作家雅各布写作出版了一本轰动一时的畅销书,将希特勒军队的各种情况披露无遗。希特勒为此大光其火,采取绑架手段将雅各布抓了起来,审问他是怎样窃得这么多情报的。雅各布坦然一笑说: “我书中的材料全部来自德国报纸。”原来,雅各布阅读德国的报纸时非常细心,凡是有关德军情况的消息,那怕几个字也不放过,并加以摘录、分类,日积月累,一本关于德军情况的书就写

  有一位中国学者看到上面这个故事后,立刻受到了启发。他联想到汉语里有个成语—— “以管窥豹”,“以管窥豹”后果自然是“仅得一斑”。但是,如果你的 “管”不仅是一个,而是多个呢,那就不仅可以看到许多个 “斑”,而且可以看到豹眼、豹鼻,乃至整个豹身。雅各布就是将德军的 “斑”都拼了起来,才现出了“豹”的全貌的。

  这位学者觉得雅各布的读书法是一种很有效的方法,于是就为这种方法取了个名字,叫 “多管窥豹法”。

  多管窥豹,不能漫无边际地瞎 “窥”一通,那样是什么也“窥”不到的。 “窥”要有目标、对象,一旦选定了目标,就“开动”“多管”, “窥”而不止,持之以恒,必有收获。

  约翰·奈斯比特:跟踪分析法

  80 年代,美国出现了两本风行全球的畅销书,一本是托夫勒的 《第三次浪潮》,另一本是约翰·奈斯比特的 《大趋势》。这两本书传入我国后,也同样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这两位作者为什么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呢?原来与他们善于读书有关。这里只简单介绍一下约翰·奈斯比特阅读书报的方法。

  约翰·奈斯比特和他的公司成员订阅了全美50 个洲政府所在地以及人口在十万以上城市的报纸,大约有 200 来份。报纸送来后,他立即进行四步工作:第一步是 “读报剪报”;第二步是“分类归档”;第三步是 “数行统计”;第四步是“分析预测”。

  他的方法实际就是长期坚持读报、剪报,注意跟踪某些新的情况变化,然后进行分类统计、分析预测,看看社会最关心哪些问题 (报纸报导的文字行数多少,就说明了人们的关心的程度如何),各种局部变化之间的相互联系,诸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也就明确了。

  靠订阅报纸写成了一部轰动世界的着作,这恐怕是许多人始料不及的,然而,约翰·奈斯比特却实实在在地成功了,这是毋庸置疑的。有位国内学者分析研究了约翰·奈斯比特成功的经验,认为其要点是:“长期跟踪,分类准确,善于综合。”

  爱因斯坦:淘金法

  着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说:在所阅读的书本中找出可以把自己引到深处的东西并把其他的一切统统抛掉,就是抛掉使头脑负担过重和会把自己诱离到不良之处的一切。

  这就是爱因斯坦的读书法,就像沙里淘金一样,把有用的 “金子”留起来,而将那些无用的 “沙子”统统扔掉。

  爱因斯坦读专业书就是用的此法。他在从事物理学的研究和创造时,阅读了伽利略牛顿等前辈物理学家的大量着作。这些书籍经历了二百余年的历史,许多观点与十九世纪物理学中的新发现产生了矛盾。爱因斯坦就果断地把书中已过时的东西抛掉,吸取一些有益于研究工作的东西,建立起自己的理论体系,创造了举世无双的 “相对论”。

  爱因斯坦阅读其他书籍时,也是用的 “淘金”法。比如有一次,他得到了一本装帧十分考究的几何教科书,读完之后,搁下书本,就能将书中的精华部分条分缕析地讲述出来。有人很钦佩他读书的本领,向他探询读书的方法,他说,我是 “抓住了书的骨肉,抛掉了书的皮毛”。

  正因为爱因斯坦善于使用这种 “淘金”术读书学习,所以他能不为那些 “使头脑负担过重”的“沙子”困扰,而由“金子”把自己引到深处”,不断为现代物理学开拓着崭新的道路,成为世界瞩目的科学巨匠。

  爱迪生: 目标法

  发明大王爱迪生读书有一个显着的特点,那就是无论读什么书都有着明确的目标。

  他在研制改进打字机的一个部件的时候,就把有关打字机的书全部借来,系统阅读,并且很快解决了问题。在发明电灯的日子里,他常常钻进图书馆,把各种杂志书报上的有关文章阅读一遍,而后根据需要摘抄一些段落。

  爱迪生这种带着明确目标读书的方法,大大促进了他的科学发明工作,使他一生受益非浅。

  据说,这个读书方法还是一位绅士教给他的呢!

  爱迪生自幼辍学,到火车上卖报为生。他每天早上六点出发,晚上九点回家。稍有余暇,他就一头扎进火车终点站的图书馆里去读书。

  一天,爱迪生正在潜心阅读,有位绅士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 “我常在这里遇到先生,您读了多少书?”

  “唔,我已读了十五英尺高的书了。”爱迪生回答。

  不料绅士突然大笑起来: “噢,十五英尺,值得佩服!请问你读书时有个什么确定的目标吗?据我观察,你以往读的书与今天读的书,性质就不一样,你是不是随便乱读的呢?”

  “不!我是按照次序读的,我下了决心,要读完这个图书馆里所有的藏书。”爱迪生答道。

  绅士又说: “啊!你要读完这图书馆所有的书,精神可嘉!不过,你这样读书会浪费精力的。经济有效的读书方法应该是:首先确定好目标,然后再选书读。”

  听了绅士的一番话,爱迪生茅塞顿开。此后读书,他便总是照那位绅士的话去做。

  目标对于读书是至关重要的。譬如旅行一样,目标是为达到目的地而必须经过的沿途各站,只有一站一站地走,实现了一个目标再向下一个目标迈进,不断前进,才能达到理想境界——目的地。

  倘若没有前进的目标,漫无边际地到处流浪,即使路走得再多再远,也是不能达到预期效果的。

  达尔文:实效法

  进化论之父、19世纪最伟大的生物学家达尔文读书很讲究实效,他有许多方面的方法:

  一是撕书。一位赫赫有名的大学者将好端端的书撕掉,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却是真的。达尔文常常把某本书里有参考价值的章节撕下来,按照自己的分类将它们放到书架特定的位置上去,这样到要用的时候就可随手拈来。虽然书被撕了显得不大整齐,但达尔文毫不在乎这些,他藏书不是为了摆样子的,只要有利于工作和研究就行了。

  二是画 “0”。凡是当年到过达尔文书房的人都会发现,达尔文的许多书后面都画有一个“0”,这是一种什么特殊的记号呢?原来是这样的:达尔文的藏书非常多,哪些是读过的,哪些是没读过的;哪些是精读过的,哪些是只略读过的,往往不容易分清楚。于是,他就在未读的书的后面画上个 “0”作为记号,以便有暇时把书读完,将 “0”打破。对于已读过的书,达尔文也常常画上各种记号或写上评语,比如在一些书的末尾,他就标记着 “仅略读过”,以便有机会时再精读。各种记号一目了然,读书找书就都方便了。

  三是编索引。达尔文很善于管理自己的图书资料,他总是坚持给自己的图书资料编索引。他读过书后还习惯于写读书摘要。有了索引和摘要,他在研究和写作时就能及时准确地找到急需的资料。正因为达尔文善于管理和运用图书资料,所以他的着作旁征博引,广采百家,宏富精深。

  居里夫人:专注法

  被称为 “镭的母亲”的着名科学家居里夫人读书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神情特别专注。

  她上中学时,学习成绩常常名列全班第一,一看书就着迷,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周围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女伴们见她这副样子怪可笑的,就想着法儿捉弄她。

  一次,大伙儿乘她伏案读书的时候,悄悄地在她的座位背后垒起了一座椅子塔:左后方摆一把,右后方摆一把,正后方摆一把。以这三把为底座,再往上摆两把,最后,再摆上一把,做这个建筑物的顶。椅塔搭成后,伙伴们就捂着嘴忍住笑退到一边,假装没事似的看书去了。

  10分钟过去了,20 分钟过去了,25 分钟过去了,居里夫人还没有发觉,仍在聚精会神地读书。直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居里夫人合上书,站起身来。只听见 “哐——当”一声,椅塔倒了,砸在了她的肩膀上。居里夫人看看在一旁吃吃发笑的伙伴们,说了声: “无聊!”就又到隔壁的房间做功课去了。

  读书时必须专注,注意力要高度集中,这样对所读的内容才能理解得深,记得牢固。倘若读书时心不在焉,像民间俗话所说的: “麻雀从旁边飞过都想拔根毛”,读书的效果必然会差。

  要真正做到读书专注也不那么容易,没有顽强的毅力和良好的自制力是不行的。毅力和自制力来源于正确的读书目的,同时也必须经过自觉的,艰苦的磨炼。

  柳比歇夫:时间统计法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柳比歇夫,是苏联的昆虫学专家。他从 1916年元旦那一天开始,就坚持写日记。都记些什么呢?随便举一天为例:

  “乌里杨诺夫斯克。1964年4 月7 日。分类昆虫学 (画两张无名袋蛾的图)——3 小时 15分。鉴定袋蛾——20 分 (1.0)。

  附加工作:给斯拉瓦写信——2 小时45 分 (0.5)。

  社会工作:植物保护小组开会——2 小时25 分。

  基本工作合计——6 小时20 分。

  休息:给伊戈尔写信——10分;《乌里杨诺斯克真理报》——10分;列夫·托尔斯泰的 《塞瓦斯托波尔纪事》——1小时25 分。

  工作、休息、看报、读书、写字,他都详细地记下了时间,几小时几分钟,并且要一天一小结,每月一大结,年终一总结。直到 1972年他逝世时为止,56 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

  天天记一篇时间明细帐有何意义呢?因为一般人所说的工作时间其实是毛时间,真正用来做工作或读书学习的时间说不定只有一小时,或一个半小时,其余的时间都不知不觉地流走了,浪费在无谓的奔忙和聊天之中;而柳比歇夫计算的工作时间是纯时间,这样,他每天要求自己达到的实际工作和读书时间就要比一般人多得多。

  正是靠了这个 “时间统计法”,柳比歇夫赢得了比其他人多一倍的时间,也就是说,等于自然界另外又赋予了他一次生命。他一生干了那么多事情:发表了70来部学术着作,写了12500张打字稿的论文和专着,内容涉及昆虫学、科学史、农业遗传学、植物保护、进化论、哲学等领域。他还懂得历史、宗教、复变数理论、农业经济、社会达尔文主义等等,在许多方面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我们倒不必非得要像柳比歇夫那样去记时间明细帐,但柳比歇夫的方法确实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必须惜时如金,而且还要有充分保证时间利用的得力措施。

  后记

  我在这里献给青少年朋友的,是一本编写的资料性的小书。它虽然粗糙,可从动意到成书却经历了 12年之久。

  1977年,在那个万物复苏的春天,人民群众尤其是青少年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热情,像春潮一样涨起来了。那时我正年轻,我的顶头上司王通讯同志也正年轻。每每在工作之余,他就见缝插针地邀我去北京图书馆看书;那情形真像一头饿牛闯进了菜园子,我们放开胆子读,忘情地读,不顾一切地读 (因为在此之前的“文革”动乱年代是不准读科学文化书籍的,谁读书谁就是 “白专道路”, “名利思想”、“封资修的俘虏”);我们读名人传记,读文学作品,也读谈治学、谈读书方面的书籍,那一时期可真读了不少好书,记得我读到秦牧的 《贝壳集》时,简直被老作家那渊博的知识和横溢的文采惊呆了,后来才知道,这本书并不是秦牧的代表作,他的代表作是更加辉煌的 《艺海拾贝》。

  有一天,我在北图偶尔发现了一本 《古今名人读书法》(三十年代张明仁编),爱不释手,但可惜的是,这本书是一本语录体的集子,且全部都是文言,读起来不太方便。于是,我就产生了一个念头:编一本新的 《名人读书法》,多选近现代的名人,并适当选入一些外国名人的读书经验,以为学海扬帆的青少年朋友鼓鼓风。我开始着手搜集资料,但一直没有动笔。1979年,天津人民出版社要筹办一个刊物,派老编辑余秋明同志到北京约稿 (这个刊物就是《八小时以外》,余秋明同志后来担任该刊的主编),我和他商定,在新刊上专辟一个栏目: “名人读书法”,由我负责供稿。就这样,从 1980年 《八小时以外》创刊号开始,一直到 1982年底,我陆续写了若干篇“名人读书法”在该刊连载。当时,余秋明同志曾要求我多写些,凑满 100 篇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一本书,我虽然满口答应,但因工作太忙,竟未能如愿,并且连 《八小时以外》的专栏也因供不上稿而中断了。

  书虽没有编出来,不过对此事我一直 “耿耿于怀”,心里时时想着,收集资料的工作也没有停止过。1986年9 月,一次和 《光明日报》副总编辑汪远平同志谈起此事,他不禁拍案叫绝: “这个选题好,就叫《读书百法》,有可读性,也有实用价值,你赶紧把这个事捡起来,争取早日成书。”被他一鼓动,我马上与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副总编辑庄之明同志和 《中学生》杂志主编刘希亮同志联系,他们二位以编辑家的慧眼和气派,当即拍板: “书我们出,稿子先在《中学生》和《读书报》上连载,请你尽快交稿。”

  我又重新上马,将写好的一批稿件陆续交 《中学生》、《读书报》、 《初中生之友》和《青少年读书指南》等刊物发表。没想到,由于工作负担过重等原因,拖拖拉拉,竟又拖了两年多才算脱稿。

  现在选入书中的是古今中外 100位名人的 100 种读书方法 (原来一人写了几种方法的,这次成书时都已做筛选删削,一人只留一种),由于掌握资料不够全面,入选的人物难免挂一漏万,还有许多在读书上很有研究的名人没有选进来,即使是已入选的人物,也未必就将他最好的最有代表性的读书方法收进来了,这是我深感遗憾并要表示歉意的。

  书中的材料,一部分是我采访得来的,可以说是活材料;一部分是从报刊、书籍上得来的,属于现成材料。在此,我向所有直接和间接为我提供材料的同志表示感谢,尤其要谢谢那些原始材料的作者和编者。

  本书的目录编排,大致是以先古后今、先中后外为原则,具体排列顺序上没有很严格的要求,具有相当的随意性,特此说明。

  本书在整个写作、出版过程中,除得到了前面提及的几位同志的热情支持外,还得到了国家人事部人才研究所副所长王通讯同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李玲璞先生、上海市普陀区教育学院常青先生、人民出版社副编审奚椿年同志、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副主任韩其洲同志和湖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涂怀珵同志、 《跨世纪人才》杂志副总编辑杨新民同志的大力帮助,在此谨致谢忱。

  本书在这次修订再版之前,得到了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着名学者龚育之同志的亲自指导,特表示衷心的感谢。

  最后,我抄录北宋文学家欧阳修的一句名言与青少年朋友们共勉:

  “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

1 2 3 4 5 6 7

如果您觉得名人资料网历史上名人的读书方法(七)这篇文章很好,请告诉您的好友,一起分享!收藏!

分类
姓氏
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