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文摘 >

影响中国版图的10大战役

来源:名人资料网 作者:名人


一:北击匈奴
秦始皇三十二年夏秋之季,按原定的作战计划,蒙恬自上郡出发,经榆林进入河套北部,一部军由义渠萧关之道进入河套南部,两军所至,攻击散落的匈奴部落,未遭遇重大抵抗。到本年初冬,已经将河套地区的匈奴部落全部扫荡肃清,匈奴残部向西北方向渡河而逃。蒙恬乃将两军推至黄河南岸,度过冬季,以待来年春季的战斗。秦始皇三十三年初春,蒙恬主力军由九原渡过黄河,攻击高阙与陶山,一部军西渡黄河进入贺兰山脉。匈奴震于秦之兵威,向北远遁。于是秦赵原被匈奴侵占之地全部恢复。

二:河套战役
公元前127年,匈奴贵族以两万骑入侵上谷、渔阳。汉武帝派青年将领卫青率3万骑出云中,西至陇西,收复河套地区,扫除匈奴进犯的军事据点。

三:两次河西走廊战役
汉武帝元狩二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在河西走廊地区发动了两次河西战役,大破匈奴,一举占领匈奴最后的一块膏腴之地:河西走廊,使匈奴人哀叹:“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四:番禺大破南越
汉武帝元鼎五年,汉伏波将军路博德在番禺大破南越,灭南越,置南海,交趾等九郡,从此华南和越南北部纳入中国版图。

五:漠北之战
西汉与匈奴战争中规模最大最艰巨的一次作战,在草原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作战,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汉军作战指导明确,准备充分,汉武帝在取得河南、漠南、河西三大战役的胜利的基础上,根据汉军经过实战的锻炼积累的运用骑兵集团进行长途奔袭与迂回包抄的作战经验,利用匈奴王廷北徒之后误以为汉军不敢深入漠北的麻痹心理,决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大胆地制订了远途奔袭、深入漠北、犁廷扫穴、寻歼匈奴主力的战略方针。
漠北之战最终以汉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终。经过这次大决战,危害汉朝百余年的匈奴边患已基本上得到解决。本次战役对扩张来说,意义并不显着,汉无法长久占领漠北的土地,汉军退军后,并没有在那里建行政建制,匈奴很快就重占漠北。

 六:进击卫氏朝鲜
汉武帝元封二年,汉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彘分率水陆军两路进击卫氏朝鲜,前108年,卫氏朝鲜降。

七:稽落山之战
汉永元元年六月,东汉与匈奴交战,汉车骑将军窦宪及副将耿秉击败北匈奴主力于稽落山的作战。大破北匈奴,乘胜穷追至私渠北凝海,斩名王以下1.3万余人,俘获甚众,得杂畜百余万头,裨小王率众降者前后1部,共20多万人。窦宪、耿秉出塞3000余里,登燕然山刻石记功而还。

八:痛击北匈奴
永平十六年,明帝命令诸将率同南匈奴及乌桓、鲜卑等少数民族组成的骑兵部队,出塞北征,揭开了东汉王朝同北匈奴战争的序幕。这次出征,窦固西出酒泉,在天山(今新疆吐鲁番城北)击败匈奴呼衍王部,追至蒲类海(今巴里坤湖),占据了伊吾卢城(今新疆哈密县)。
为了巩固军事活动的成果,窦固命令假司马班超和从事郭恂到西域诸国开展外交活动。班超和郭恂率领36人,先到鄯善,在鄯善国击杀匈奴派往该国离间汉与鄯善国关系的100多名使者,迫使鄯善王声明从今以后依附汉朝,永无二心,并且纳子为质。班超随着质子回到首都洛阳,明帝下诏提升他为军司马,命令其继续经营西域。从此以后,西域遂成中原统一帝国的一部分,得到长足的发展。

九:灭西突厥
高宗即位不久,西突厥阿史那贺鲁破乙毗射匮可汗,自号沙钵罗可汗。永徽六年,唐遣程知节西击沙钵罗可汗,从此连年用兵西域。
至显庆二年(657),唐大将苏定方等大破西突厥,沙钵罗奔石国(今苏联乌兹别克塔什干一带),被擒。西突厥亡。高宗以其地分置昆陵﹑蒙池二都护府。次年,徙安西都护府于龟兹(今新疆库车)。

十:灭百济
高宗显庆五年,左卫中郎将苏定方引兵渡海,在熊津江(今韩国南部)口大败百济军,然后水陆并进,直趋百济都城俱拔城(今韩国全州)。百济倾国迎战,仍被苏定方大破,国王扶余义慈被迫率众归降,百济遂灭。
在弱肉强食的古代封建社会, 战争成为了各路霸主争夺地盘和扩大势力的最有效手段。无论是华夏大地上国与国之间的吞并之战,还是对抗他国敌对势力的侵略之战,亦或者开疆扩土的远征之战,战争都在用它最独特的方式改变中国历史的走向。

中国古代的领土最大的三个时期
从三国地图看三国历史

如果您觉得名人资料网影响中国版图的10大战役这篇文章很好,请告诉您的好友,一起分享!收藏!

分类
姓氏
地区